廣告贊助

IMG_7782.JPG
〈▲李清照作《漱玉詞》,其故居前有漱玉泉,故紀念堂上懸“漱玉堂”匾額〉

  李清照(1084 年 3 月 13 日-1155 年 5 月 12 日),北宋 山東濟南市人,歷史上最著名的女詞人。

IMG_7780.JPG
〈▲目前在濟南市的趵突泉公園中有李清照故居紀念堂〉

號易安居士;
又因其詞中有【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鳳凰台上憶吹簫》、【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如夢令》、「【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醉花陰》三句,故人稱「李三瘦」。

IMG_7783.JPG
〈▲一代詞人 李清照雕像(好像有些瘦)〉

  李清照父親李格非是進士出身,也是當時著名的作家;母親系出名門;自幼家境小康,生活幸福。
18 歲時嫁給長她三歲的太學士趙明誠。

趙明誠年幼時作夢讀了一本奇書,醒來只記得三句:
“言與司合,安上已脫,芝芙草拔”
次日,他父親為他解夢道:
首句為“詞”字,次句為“女”字,末句為“之夫”兩字」。
日後,這還真應驗了他成為女詞人李清照之夫!

IMG_7785.JPG
〈▲李清照故居紀念館展示廳 有多個館解說〉

  他們夫妻恩愛,同樣喜歡文學、藝術、金石,婚後日子雖然並不富裕,但同樣都願為喜愛的金石、書畫傾其所有,生活中充滿非常多的情趣,也為後人留下許多醉人詩篇。
這段期間她的詞作多寫閨閣之怨,對出行丈夫的思念,如《一翦梅》:

【紅藕香殘玉簟秋。
 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
 一種相思,兩處閒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紅蓮花葉漸凋零,竹蓆漸感秋意涼。
 輕輕解開裙帶,獨自踏上輕舟。
 雲端飛雁,可曾捎帶情書來?
 雁兒飛回舊地,月色鋪滿樓頭。

 花,無情地飄落;水,無意地逝流。
 一樣刻骨的相思,兩地分處的牽掛。

 無盡的思,無解的情,才不去想它拋出腦際,卻不期然又湧上了心頭。

  另外在重陽節填《醉花陰》重九一詞,函致在外地丈夫表達思念之情:

重九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銷金獸。
 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詞寫:
“日長寂寥,感覺愁雲慘霧、混沌不明,香爐中的香料都燃完了。(瑞腦:香料。金獸:香爐)
 該是夫妻團圓共飲賞菊、共渡良宵的重陽佳節,在平日同寢共眠的玉枕紗帳閨房中,只有自己孤眠獨寢渡過漫漫寒夜。
 採菊東籬,黃昏獨飲,雖然回房時滿袖花香,銷魂又有誰知?西風捲簾,思念故情,人怎能不瘦呢!
 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末尾三句更是千古絕唱!”

這首詞在元朝伊士珍《琅環記》中有如下一段故事:
明誠嘆賞,自愧弗逮,務欲勝之。
 一切謝客,忌食忘寢者三日夜,得十五闋,雜易安作以示友人陸德夫。
 德夫玩之再三,曰:
 『只三句絕佳』,
 明誠詰之,答曰:
 『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正易安作也。」

她先生三天三夜不吃、不睡、不出門,寫出了十五首詞,但朋友一看就輕易點出其中清照寫的三句,還真的很傷人!

  再看她婚後幸福撒嬌的一段:

【賣花檐上 買得一枝春欲放
 淚染輕勻 猶帶彤霞曉露寒
 怕郎猜道 奴面不如花面好
 雲鬢斜簪 徒要教郎比並看】

百花齊放的春日,在賣花人的花擔上挑了枝含苞待放的鮮花,
 就像淚水暈染過色澤層次勻稱的花瓣,還帶著昨晚嫣紅的彩霞、留著清晨清涼的露水。
 怕我的他還真會見花不見人,認為花要比我嬌豔,
 所以我就將花斜插髮際,硬要他說出我比花嬌才肯罷休
。”

  清照 43 歲時,金人南下擄獲徽、欽二帝,史稱“靖康之變”。
清照偕夫婿南渡,也結束了她人生中最美好的歲月。

45 歲時丈夫趙明誠獨自前往湖州任知事,同年丈夫病卒於建康(今南京),李清照為文祭之:
白日正中,嘆龐翁之機捷;堅城自墮,憐杞婦之悲深。

  丈夫過世兩年後,家中書畫被盜,當年與丈夫散盡家財、苦心收集的金石古卷,大多散失,更令她飽受打擊,她的寫作也轉為對現實的憂患,因經歷了國破家亡、暮年飄零後,感情基調轉為悽愴沉鬱,當時作品如我們當時課本讀過的《聲聲慢》: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悽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這是清照經典名句:
“詞曲開頭一連 14 疊字就直直點出愁苦之情,這七疊句,寫情描景句句深入人心!這是在中國詞曲中少有的絕句。
 乍暖還寒應是早春,孤夜獨酌更是人寒、心寒。
 雁過花黃,熟識舊景,今有誰憐?
 梧桐夜雨,獨守黑窗,怕黑嗎?好讓人心疼的女子!”

  中年喪夫,造成她巨大的痛苦;顛沛流離的逃亡生活,更使李清照陷入走投無路的絕境。
孤獨無依之中,改嫁張汝舟。

  張汝舟早就覬覦她的珍貴收藏,但當婚後發現李清照家中並無多少財物時,大失所望,隨即不斷口角謾罵,甚至拳腳相加,如此野蠻行徑,使李清照難以容忍。
後發現張汝舟還有營私舞弊騙取官職的罪行,李清照告發了張汝舟,並要求離婚。
後經查屬實,張汝舟被除名編管柳州,李清照也獲准離婚,但宋代法律規定,妻告夫要判處三年徒刑,故亦身陷囹圄。
後經翰林學士綦崇禮等親友的大力營救,關押九日後獲釋。

  在她四十七歲人生經歷滄桑後的作品“武陵春”,和她前段的心境就孑然不同了:
【風住塵香花已盡 日晚倦梳頭
 物是人非事事休 欲語淚先流
 聞說雙溪春尚好 也擬泛輕舟
 只恐雙溪舴艋舟 載不動許多愁】

在這晚春時節,春風已停,春花落盡,只留滿地花香。
 雖然已太陽高照,我依舊不想梳頭理粧,也不知打扮了要給誰看呢!
 回憶過去往事,雖然景物依舊但人事已非,忽然覺得事事都不對了;
 這些現在又有誰能去訴說呢!想到這,眼淚總是不聽使喚的滴下來。
 唉!不想了。
 聽說雙溪春景尚好,想轉換個心情,也打算去泛舟散心,
 但只怕到時 那小小的船怎載得動我心中重重的相思愁呢!”

文中感嘆輾轉漂泊、無家可歸的悲慘身世,表達對國破家亡和嫠婦生活的愁苦。

  西元 1155 年,李清照懷著對死去親人的綿綿思念和對故土難歸的無限失望,在極度孤苦、淒涼中,悄然辭世,享年 73 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濠叔 的頭像
濠叔

濠叔隨筆

濠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