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秀才及婦人同乘一船渡河,途中無聊,秀才倡言作詩。
恰經“清和橋”,和尚以【】為題云:
【有水也讀清,無水也讀青,去了清邊水,加日便成晴。
 如此晴天人人愛,此時西方去,修個活佛回。】

  秀才續以【】字為題云:
【有口也讀和,無口也讀禾,去了和邊口,加斗便成科。
 金科高中人人愛。此時京都去,高中狀元回。】

  婦人接著以【】字為題,謔云:
【有木也讀橋,無木也讀喬。去了橋邊木,加女便成嬌。
 嬌嬌滴滴人人愛。此時夫家去,帶兩小兒回。
 大的西方修佛返,小的考中狀元回。】

  船夫聞之,隨即以橋邊之【】為題,笑云:
【有草也讀蘆,無草也讀盧。去了蘆邊草,加馬便成驢。
 騎驢找馬人人愛。此時找驢馬,船上有三匹。
 一匹叫禿驢,一匹叫呆驢,還有一匹嬌嬌馬,都來給我帶回騎!】

  婦人回程,又與一書生及一武員同渡,同樣倡言各作四言詩,首句要有尖尖,次句要說圓圓,三句要有【】這各字,四句要貼切個人身分。

  書生首先吟道:
【毛筆尖尖,硯台圓圓,連考三榜,連中三元。】

  武員亦吟:
【箭頭尖尖,彎弓圓圓,連過三關,連敗敵營。】

  婦人看兩人一眼 吟道:
【兩乳尖尖,肚皮圓圓,連生三子,文武狀元。】

  兩人心知被吃豆腐,都悶不作聲,船伕追問:
“你既生三子,除了文、武狀元,那還有一個呢?”

  婦人想到去程時被船伕辱,答說:
“還有一個命苦,現在正靠擺渡為生!”

  看今日台灣政治,同樣續幾則:
【有水也是溪,無水也是奚,去了溪邊水,添鳥便成鷄。
 得政貓兒雄似虎,失勢鳳凰不如鷄。】

【有木也是棋,無木也是其,去了棋邊木,添欠便成欺。
 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遭犬欺。】

【有水也是湘,無水也是相,去了湘邊水,添雨便成霜。
 各人自掃門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

【有水也是漕,無水也是曹,去了漕邊水,添米便成糟。
 現今政治不堪聞,在朝在野亂糟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濠叔隨筆

howard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