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門隔花深夢舊遊,夕陽無語燕歸愁,玉纖香動小簾鉤。
落絮無聲春墜淚,行雲有影月含羞,東風臨夜冷於秋。

譯文:
我的夢魂總是在舊夢中尋遊,夢境中我又來到當年的庭院,深深的花叢已經把院門遮掩住了。
斜陽默默 漸漸西沉,歸來燕子似也也無端憂愁。
幽香浮動,她那白皙的纖纖玉指,輕輕地拉開了遮垂的幕簾。
悠悠柳絮 無聲墜落,那是上天為人世生離死別滴下的行行熱淚。
月亮躲入浮雲背後,含羞帶嬌 隔雲影動。
料峭的春風拂面,感覺比秋天還更淒涼冷清。


  這首詞在高中時唸來只是死記、死背。
當時若要說懂,肯定也是強說愁罷了!
全詞六句均寫景,也全都是夢境。
雖是夢境,但舊遊肯定曾是令他魂牽夢繫之地;
門隔花深在門內是花團錦簇,有著太多美麗的牽掛。
夢著的畫面:
“從黃昏到夜晚,美麗女子獨看夕陽歸燕”
勾引出燕歸人未歸的思愁。

  看春花片片,無聲飄落地面,似春光無聲滴落的眼淚。
風吹行雲,月影搖曳,就像月亮還會不時害羞躲藏,似乎也像女子傷心又害羞的心境。

  纖纖玉指放下簾帳,春天了,但心冷的夜晚讓人覺得天冷涼於秋了。

好美的詞!美麗與哀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濠叔隨筆

howar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