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從小眷村長大,記得 1950~60 年代,在我還是孩童時,母親在年節一兩個月前就會開始著手準備過年了,從清洗、整理、曝曬整年用過的衣物、床上物件(有時床上棉被或墊被還要送到左營大街上的棉花店重新彈過,才會鬆軟如新),
38d3cc49-8160-4a9b-a5a4-4446cb20d19c.jpg
〈▲彈棉花 網路圖片〉

這些是家中女生的工作;家裡的年終大掃除、粉刷大門、壁面,這就是家中男生每年必須的工作了。

  母親為我們準備過年要穿的新衣物(通常是她自己親手縫製的棉襖)也是重要的事,孩子們過新年,穿新衣是那個年代孩童們一整年的期盼,幾乎也是添置新衣的唯一時機。
▼醃製臘肉、

198-pic1.jpg

▼灌香腸,
user287110_pic29291_1257147116.jpg
〈▲母親灌香腸,我們喜歡用針刺破腸壁擠出香腸內的空氣,刺破腸壁的聲音很療癒〉

到年前的磨糯米(當時還是手搖的石磨,平日母親清晨一早就會起床磨豆漿)做年糕、做蘿蔔糕,樣樣都她自己來。
準備年菜也會讓她忙上好多天的。

  準備除夕當天要貼的門聯、買鞭炮、買拜拜用的銀紙、買過年期間要點的蠟燭,
img0014
〈▲1990 年除夕,我女兒及小姪女在眷村老家〉

過年期間,桌上燭台上的蠟燭要從年夜開始點,每天晚上點一段時間,一直點到年十五的元宵節,到元宵節那天要將蠟燭燒完;
還要買過年期間的糖果,這些則是我父親的事。

  我爹一手漂亮毛筆字,國畫也畫的好(至今我還留存多幅,都超過甲子了),又能吟詩作賦、拉胡琴唱大戲,中國古代文人的琴棋書畫,無一不精;而且天性樂觀,遊戲人間。
家中大門及各間房門的門聯,有時我父親會自己寫(親朋好友還會來要),再則他也要自己到左營大街上細挑許久,對門聯字字斟酌,以期來年整年的平順。
鞭炮,爹一定要到左營菜場斜坡邊的一家老店去買,他說那家店的鞭炮特別響;習俗裡說過年放的鞭炮愈發響亮,家庭就會愈發順利。

  年夜飯是大事,全家一定要團圓,年夜飯不能太早吃,愈晚吃愈有福分。
img0021

▼吃飯前我娘一定帶著我們孩子分兩次跪拜,一次拜祖先,一次拜地主(土地公),
img0012
〈▲我女兒、兒子、小姪女,現在都為人父母了〉

供桌上會準備有白飯、有酒、有年菜、有魚、有三雙筷子;年菜中的魚,當晚是不能吃的,一定要留過年,表示年年有魚(餘)。
拜拜時母親可是非常虔誠的,總是用跪拜,還一請、再請、添香三請祈求神明,
每次拜拜,就看我娘口中唸唸有詞:
「一請、二請,添香三請,請保佑我家孩兒平安大吉,讀書用功,考試順利…」等等,祈福大家都平安順利的過一整年。

img0016
〈▲母親到我這年紀時就不再拜拜了,她還折著金紙〉

我們小孩子也是要跟著跪拜的,等我年齡稍大,跪拜時還怕同學看到會不好意思。
img0021

折紙錢元寶、燒金紙、點鞭炮,則是我們小孩子們的樂事。
img0004

我爹則是從來不拿香拜拜的,感覺他是無神論者,「人死燈滅」不認為還有來生,所以今生要過得快活;印象中我娘也從來沒有要求爹拜過。

  年夜飯後,就是家人團聚的時間,大家一起玩大富翁、撲克牌的撿紅點、十點半(類似二十一點),或是到街上放鞭炮、沖天炮,女生則是玩仙女棒;到我們成人後,年夜飯後還會打打麻將,這是我家在一年中唯一會擺上牌桌的時間
除夕夜小孩子不能睡得太早,大家要為父母守歲,越晚睡就越能為父母添壽;孩童時沒有電玩、沒有電視更別談電話、電腦、手機了,平常都早睡,但除夕夜我一定要熬過十二點的。

  接近午夜十二點外面路上又開始熱鬧起來了,眷村中家家戶戶都在門前掛上長串的鞭炮;
十二點整鞭炮聲齊鳴,再加上左營軍港的艦艇也會一起拉響汽笛,足足會吵上個十來分鐘。
放年夜鞭炮的習俗,我還有延續一段時間直到搬出眷村,有一年放完鞭炮被樓上鄰居罵,從此就不再繼續了。

http://l.facebook.com/l.php?u=https%3A%2F%2Fyoutu.be%2F1JlsUJkh_sU%3Ffbclid%3DIwAR1Avqpy-DuaVIWkls8OEwSpF3jDeOp7U5r5ttO1I7Qkd7o4pGPY63yktUs&h=AT3DhGLjCcUMIvTTYL_oAu2Kl7yoKMJ1jah_Mp3tsV_zhxn-uYgZuLx_Juac8WUVtu3pVksgFTcYRzNf-bk6GBhVu_lb4bOSD5H2ztTj1rrwJMv04GWu3ToHZbICut1NPgnccV0_3vU8KR1T2WEPNg
(▲1993 年眷村除夕的記憶,我 86 歲的娘喝著可樂、老婆阿咪準備著年夜飯、懷念的鞭炮聲及左營軍港軍艦的鳴笛慶祝)

  大年初一的早上,母親總會把新衣、新鞋放在床頭,一起床先向爸媽拜年,立刻就有壓歲錢可拿(母親有時前一晚就會把壓歲錢放在枕頭底下,壓歲)。
在打開大門的時候,還要再放一長串開門鞭炮,接財神。
新年的早餐,大多是一大碗母親熬煮的桂圓白木耳加個蛋的甜湯,期盼來年凡事都甜甜、圓圓、滿滿的好兆頭。

  早餐後,我一定是先到東自助新村我乾媽(現在成了我丈母娘)家拜年,她給的壓歲錢特別多。
身上有了錢,都會繞出城門,到左營蓮池潭春秋閣吃吃玩玩,

373.JPG

大年初一家裡是不動菜刀不開伙的;也不能掃地,好像是說垃圾掃出去會把錢財也一併掃出去,就算滿地鞭炮紙屑,也只會清往旁邊堆積,等過完年才清除。

  壓歲錢母親會幫我們保管,還替我們開了戶頭,另外父執輩的朋友、眷村的鄰居,來拜年也會給孩子們壓歲錢,壓歲錢成了我孩童時整年最主要零用錢的來源。

  看看現在小孩子們過年,少了期盼、少了熱鬧,大人們也沒有人刻意出門拜年了,大家手機上轉貼沒有溫度的賀年圖片;在家打牌、打電動、出門旅遊,少了年味。
有時在想,是我們沒有把過年的歡樂傳給下一代?還是他們拒絕了這些?
速食文化、資訊科技讓人與人之間少了真實的互動與關懷。
真不知這是進步還是退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濠叔 的頭像
濠叔

濠叔隨筆

濠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