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老公,你到哪兒去了呢?

這半年來,每天早晨我為你洗臉、梳頭、刮鬍子,

再備上一碗溫熱細柔的蛋花湯做為一天的序幕。

而今,刮鬍刀靜靜地躺在角落,梳子不再忙碌穿梭,

連溫熱的蛋花湯也無措地涼了下來。到底你到哪兒去了呢?

  他們說,你未曾遠離,就佇在我身旁不遠處。

於是我費力地、仔細地找尋蛛絲馬跡:

風兒翻飛窗簾,我急急倚在窗前;電梯叮噹作響,我匆匆候在門邊;

午夜夢 迴,我睜亮雙眼,是你嗎?是你前來撫慰我的悲淒嗎?

  他們說,頭七當日,你會回家探視親人,

於是我把菜餚、點心、熱茶佈上餐桌,和孩子們畫一張歡迎海報,

並清理書桌,留燈方便你尋路,孩子們也早早上床,盼你入夢。

可是你終究沒來,是你對我們太放心?

是極樂世界太美妙,讓你流連忘返? 還是你不願我們牽掛太多?

  感謝上天,也感謝親朋的協助,讓我們擁有數月珍貴的獨處時光。

俗務、孩子都卸下、捨下了,

身體舒適時,我們唱唱歌、談談心、聊聊過往,

偶爾提及孩子們的趣事, 你竟笑出淚來,連眼睛、鼻子也皺在一塊兒,

那是我最安慰、最開心的時刻。

你可知道,你的快樂是我最大的喜悅?

 當疼痛來襲,日子最是難捱,無論我多麼努力,也難以分擔你的一絲一毫,

只能無助地握著你的手,默默流淚。

你對我說:「妳的握手擁抱,比止痛針還有效。」

我聽了心如刀割:你是如何堅強的忍耐身心的疼痛啊!

  回首這六個月,猶如夢境一場,而你的離去,卻是再難甦醒的惡夢。

難忘每回週末,是我最煎熬的日子,孩子等我回家,對你又割捨不下。

是啊!即使你病痛纏身,一星期只給孩子一晚,也是應該的,

所以我終究回家陪孩子了。

你嘴上不說,內心卻極不安穩,

有一天終於鬧起脾氣,家人束手,催我速速返院,

而每次返院,又必先經歷佑佑的落寞、小小的牽纏和元元的淚水。

當時我真是既生氣又傷心,大家都為你著想,我們還有孩子呢!

你得學著堅強點啊!

而今回首,悔恨不已,早知如此短促,

我當無時無刻守候、讓你安心、讓你快樂、讓你一睜眼就能見到我。

還記得某一天,我倆在病榻前閒話家常,一向木訥的你,突然對我說:

「我這輩子最好的事就是娶到妳。」,「謝謝妳對我這麼好。」

當時內心百感交集,不知如何回應,只能無言擁抱。

其實,我也同樣感謝你,感謝你豐富了我的生命,

留下無盡善緣與無窮回憶,供我來日細細品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濠叔隨筆

howard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