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九、《雁邱詞》 元好問

【問世間情是何物, 直教生死相許。
 
天南地北雙飛客, 老翅幾回寒暑。
 歡樂趣, 離別苦, 就中更有癡兒女。
 
君應有語, 渺萬里層雲, 千山暮雪, 隻影向誰去。
 橫汾路, 寂寞當年簫鼓, 荒煙依舊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 山鬼暗啼風雨。
 天也妒, 未信與, 鶯兒燕子俱黃土。
 千秋萬古, 為留待騷人, 狂歌痛飲, 來訪雁邱處。】

這是一首詠物詞,在詞前有小序說:
“太和五年乙丑歲;赴試并州,道逢捕雁者云:
 今獲一雁,殺之矣;其脫網者悲鳴不能去,竟自投地死。
 予因買得之,葬之汾水之上,累石為識,號曰雁邱。
 同行者多為賦詩,予亦有《雁邱詞》。”

譯文
小序

元好問去并州赴試,途中遇到一個捕雁者。
這個捕雁者告訴元好問今天遇到的一件奇事:
他今天設網捕雁,捕得並殺了一隻,但另外一隻脫網而逃。
豈料脫網之雁並不飛走,而是在他上空盤旋一陣投地而死。
元好問看著捕雁者手中的兩隻雁,一時心緒難平。
便花錢買下這兩隻雁,並把它們葬在汾河岸邊,壘上石頭做為記號,號曰“雁邱”,並作《雁邱詞》。

問世間的情愛究竟是什麼,竟會讓人不計生死相對待?
南飛北歸 路途遙遙 比翼雙飛,任它多少的冬寒夏暑,依舊恩愛 相依為命。
比翼雙飛雖然快樂,但離別才真的是楚痛難受。
到此刻,方知這癡情的雙雁竟比人間癡情兒女更加癡情!
相依相伴,形影不離的情侶已逝,真情的雁兒心裡應該知道,此去萬里,形孤影單,前程渺渺路漫漫,每年寒暑,飛萬里 越千山,晨風暮雪,失去一生的至愛,形單影隻,即使苟且活下去,又有什麼意義呢?
這汾水一帶,當年本是漢武帝巡幸遊樂的地方,每當武帝出巡,總是簫鼓喧天,棹歌四起,何等熱鬧,而今卻是冷煙衰草,一派蕭條冷落。
,招魂也無濟於事。山神因之枉自悲啼,而死者卻不會再歸來了!
雙雁生死相許的深情連上天也嫉妒,殉情的大雁決不會和鶯兒燕子一般,死後化為一抔塵土。
將會留得生前身後名,與世長存。
狂歌縱酒,尋訪雁丘墳故地,來祭奠這一對愛侶的亡靈。

點評:
  
大雁殉情的事強烈的震撼了元好問,所以在詞的開篇,陡發大哉問。
原要詠雁,卻
從“世間”落筆,以人擬雁;
賦予雁情以超越自然的意象,鋪陳充滿想像,極冨新
意。
也為下文寫雁的殉情預做張本,古人認為:情至極處“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
”,“生死相許”是何等崇雋的深情!

遙想雙雁,天南地北”冬天南下,越過群山峻嶺,而春天北歸。
幾回寒暑”雙
宿雙飛,相依為命,一往而情深,既有歡樂的團聚,又有離別的辛酸,但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把它們分開。
然而“網羅驚破雙棲夢”愛侶已逝,安能獨活!
於是“脫網
者”痛下決心追隨於九泉之下,“自天倏投於地”決死相從。

      元好問又藉助周圍景物,襯託大雁殉情後的淒苦,在孤雁長眠之處,當年漢武帝渡汾河祀汾陰的時候,簫鼓喧鬧,棹歌四起,而今平林漠漠,荒煙如織,簫鼓聲絕,一派蕭索。
往昔今景,更加感到鴻雁殉情的淒烈,但是死者不能復生,招魂無濟於
事,山鬼也枉自悲鳴。
詞的最後,對殉情鴻雁的死,謂其境界之高,上天也會嫉妒,它的悲壯淒美將“千秋萬古”後人永世歌詠傳頌!
雁邱處,問世間情為何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濠叔隨筆

howar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