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守則 第六條:敢怒善言乃心安理得之本

  有次和一位高中同學聊天,他說他現在很不喜歡出門,不過他不喜歡出門的原因很另類。
據他說,他出門辦事,有時會遇到一些能力有問題的人(incompetent people),常常惹他發怒,怒發完後又會後悔,最好的辦法就是不出門。
掌門人心想,這倒是和自殺一樣,都是用永久的辦法(the permanent solution) 去解決暫時的問題(a temporary problem)。

  我也曾經問過我的一些朋友:人老了之後,脾氣應該變好還是變壞?
到目前為止,聽到最好的答案是:本來脾氣壞的會變好,脾氣好的會變壞。

  上面這兩個近乎有些開玩笑的例子的背後,隱藏着一個值得我們這些老人家去思考的問題 --
遇到該發怒的時候發不發?
如果要發怎麼發?
老中有一個非常奇怪的邏輯:
年齡越大,修養就應該越好,發怒是修養不好的行為,因此年齡越大,越不應該發怒。

  這個邏輯對了一半,對的那半是不該為鷄毛蒜皮的事發怒,發這種怒的頻率的確應該和年齡成反比,但這不是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
如果說這篇文章的目的是我高談闊論教人家怎麼不要發脾氣,那牙醫的生意一定會大好,因為有不少人的大牙會笑掉。
《信門老年守則》第六條的目的,是鼓勵我輩中人,年齡越大,(對某些事)越應該發怒。
這點得先說清楚講明白。

  中國歷史上,發怒的種類非常多,戰國時代范睢所謂的「眥睚必報」,宋朝陳季常老婆的「河東獅吼」,春秋鄭國子孔(不是孔子)當政,上演「惱羞成怒」和「衆怒難犯」的戲碼,岳飛為了愛國而「怒髮衝冠」,吳三桂(傳說)衝冠一怒是為了紅顏。
耶穌看見在聖殿堂裡有人做買賣,居然氣得掀生意人的桌子,和踢翻賣鴿子小販的凳子。
信懷南脾氣再不好也沒有怒掀桌子的前科。
佛教裡有「怒目金剛」,伊斯蘭教更凶悍,一手拿《可蘭經》,一手拿寶劍,簡直是和標榜「信不信由你」的掌門人唱反調。
舉了那麼多例子,祇是想說明一件事實:天要下雨,人要發怒,就隨他去吧。
問題不是不發怒,問題是要看為什麼事情發怒和怒氣怎麼發法。

  我們年輕的時候,很多該發怒,想發怒的時候忍着不發,原因是有敢怒不敢言的「難怒之隱」。
每發一次怒就會付某種程度的代價,在得失評估後採忍氣吞聲的態度。
人生旅程走到了大江入海的的最後一段,很多年輕時候的顧忌都沒有了,你我應該學《水滸傳》的主題曲那樣:
「該出手(發怒)時就出手(發怒)」。
但這個怒應該是公義之怒。

  影響我一生的信仰之一是我堅信「如果沒有公義就不會有安心」(there is no peace unless there is justice)。
我把 justice 翻譯成「公義」而非「正義」是有原因的:
我不想把我這生中公開發過三個半怒的例子冠以「正義之怒」的大帽子。
「正義」往往是主觀的,不像「公義」代表的是客觀的普世價值。

  第一次發怒是70年代在洛杉磯機場因前面的人行李過重找華航經理出來就通融過關。
第二次發怒是80年代在考駕駛執照時一個老中作弊。
第三次發怒是90年代在成都機場排在我後面那位年輕人搶在我前面 check in。
那半次發怒是為了2010年的「雲沒有了事件」。

  遇到前三件事,我不發怒誰發怒?我當時不發怒什麼時候發怒?(If not me, who Not now, when )
至於為「雲沒有了」發的「半怒」,一個idiot, 做了一件結果對僱主,對顧客,對信懷南,對自己都沒好處的「驢」(ASS/Absolutely Super Stupid) 事。
遇到這種損人不利己的笨蛋,我能自認倒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發表點「寶貴意見」

  很多年前我就告訴我兒子:
當我死後,你如果要為我舉辦什麼追思禮拜,什麼話都別說,唸一遍 Dylan Thomas的「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就行了。
你如果知道這首詩,你也許會知道我常說我的性格,天生就是一個 I'm not going quietly into the night, giving up without a fight的人。

  我這生中發過的怒當然不止這三件半,但其他所有的發怒我都後悔沒有忍下來。
這是《信門老年守則》第六條的精義所在:
年紀大了,輕聲說重話,要敢發怒,但發的是公義之怒,尤其是在發怒時要注意講話的技巧。
我很不喜歡英文裡Don't get mad, get even 的哲學,覺得這種做法很陰險。
「坐對真成被花惱,出門一笑大江橫。」老人家已經窩囊了一輩子,還要窩囊到死麼

howard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