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守則 第七條﹐悲天憫人為無暇自哀之本。

        前些日子﹐好幾位還滿熟的朋友都患上了所謂的「憂鬱症」﹐我絕不敢說我了解「憂鬱症」的原因和懂得治療它的方法。
但我清楚知道就像「中年危機」一樣﹐「老年消沉」是很普遍的現象。
信門《老年守則》第七條的目的﹐是試圖對那些後天性而非先天性「不大想得開」的我輩中人﹐提供一些在你看來也許是並不寶貴的意見。

        人到老年﹐最需要克服的一種負面情緒就是悲哀的情緒。
而悲哀的情緒來自你我回顧來時路時﹐覺得沿途有些悲哀的遭遇。
但這些遭遇﹐少數可以歸類為不可避免的命運﹐但大部份則是性格所造成。
性格受思想左右﹐思想搞通是人到老年能否擺脫自怨自艾(哀)情緒化的關鍵。

        幾個月前﹐我們在後院種了兩棵梨子﹐一棵蘋果﹐一棵挑子﹐一棵李子還有些桔子﹐檸檬。
我們原先住的房子﹐搬進去後也在後院種了些李子﹐挑子﹐櫻桃﹐蘋果﹐杏仁。
春天的時候﹐桃紅李白﹐煞是好看。
16 年後搬家時﹐水果掉在地上和被鳥吃掉的比自己吃和送人的還多。
這次果樹種好後﹐我看到他們光禿禿細細的樹枝﹐腦海裡的第一個念頭是﹐當果樹長成﹐開花結果﹐長得像我原先房子那樣﹐我恐怕已經沒有另一個 16 年了。
那樣一想﹐心裡難免惻然。
不過後來我想通了﹐將來無論誰是這棟房子的主人﹐如果他們能享受水果收成的樂趣﹐那不是一樣的嗎﹖
這讓我想起印度聖雄甘地的故事。

        有次甘地搭火車遲到﹐眼看火車已經開動﹐甘地在後面追﹐跳上火車的時候﹐一隻鞋子掉了﹐於是甘地把另外一隻鞋子也脫下來丟在月臺上﹐希望撿到的人可以有一雙鞋穿。
類似的故事幾千年前在春秋戰國時候就發生過。
古書裡記載﹐有位楚國的君主出外打獵把弓給搞丟了﹐侍臣要去找﹐楚王說﹕
「楚人的弓掉了﹐楚國的人拾到﹐不需要找了」。
孔子聽了這個故事﹐嫌楚王的心胸還是不夠寬廣。
孔子說﹕「一個人的弓掉了﹐由另外一個人拾到﹐何必一定要是楚國人呢﹖」

        前些時候有位讀友寄電郵給我提到﹐他一直記得我曾經寫過﹕
「我們年輕的時候﹐多的是熱情 (passion)﹐到我們年老的時候﹐應該把熱情轉換成憐憫 心(compassion)」。
我不記得我曾經寫過這樣的句子﹐就算有的話﹐也是抄來的。
也有人覺得把 compassion 翻譯成「憐憫心」不好﹐應該翻譯成「同情心」或「同理心」。
翻譯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認為如果我們多一些對別人的憐憫心﹐那我們的自憐心(self pity) 就會少一些。
人到了大江入海的最後一程﹐誰沒有一些遺憾和後悔的事﹖
事業無成只能怪自己學藝不精﹐時運不濟。
婚姻不幸福只能怪自己選擇錯誤又沒勇氣離婚。
親子關係不好只能怪自己在子女成長過程中的某一個環節上出了毛病。
這些遺憾和後悔很可能要追隨到我們「踢水桶」﹐
你能怎樣﹖自我了斷嗎﹖
上吊怕痛﹐投水太冷﹐整天在自憐的情緒中過日子既不能改變現狀﹐又不能對「害你的人」有半點損失﹐到頭來還是自己倒楣。
如此自尋哀痛豈不是太不划算了嗎﹖

        如果我前面講的甘地失鞋和楚人失弓的故事還不能說服你奉行「悲天憫人為無暇自哀之本」的話﹐容我再推薦兩個有名想得開的人來做我輩中人的榜樣。

        第一個人是阿Q。 也許有人要抗議了﹕
「大佬﹐你有冇搞錯﹐什麼人不好學﹐要學阿Q﹖」
閣下少安勿躁﹐我們看不起阿Q﹐是因為我們這輩人從小被洗腦﹐認定阿Q 是思想有問題的魯迅創造出來的小人物﹐沒出息﹐不能學。
但阿Q 是山寨版老莊哲學的實踐者呀﹗
當然﹐阿Q 的溝通技巧有改進的空間﹐他向王媽求愛的方式未免過份直接。
但在我看來﹐這何嘗不是標準的 MBO (management By Objective)。
綁赴刑場喊的那聲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簡直可以媲美 「亂世佳人」裡克拉克蓋博的FMDIDGAD (frankly my dear I don't give a damn)。

        另外一個不自憐的傢伙是陸游。
他有首詩是「僵臥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戌輪台。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真是老當益壯亂有前瞻性。
信門《老年守則》第七條的結論是﹕學陸游不成學阿Q﹐願與我輩中人共勉之。

howard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