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守則 第九條﹕了解生命為無怨無悔之本。

        OK﹐ 信門老年守則已經寫到的九條﹐掌門人的寫作計劃在有心人的眼裡早該是「昭然若揭」了。
前四條「衣。食﹐住﹐行」談的是生活﹐接下來的「喜﹐怒﹐哀﹐樂」談的是人性。
剩下來的是對人生的「生﹐老﹐病﹐死」做個總結。
有人說﹕經驗就好像是頭髮都掉光後收到的一把梳子﹐能用得到的機會已經過去了
回顧我們的一生﹐你我每天不都是在衣食住行﹐喜怒哀樂﹐和生老病死這些件事中如飛而逝了嗎﹖
我寫信門《老年守則》12 條的真意﹐是希望在我們頭髮沒掉光的時候﹐送給你這把梳子。

        孔子的學生季路(就是子路)曾經問孔子兩個問題﹐原文是這樣的﹕
「季路問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問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在現代人看起來﹐孔老夫子的回答是「外交辭令」﹐有點故弄玄虛答非所問。
其實子路的問題在我看起來一點都不難回答﹐端看願不願意說老實話。〈濠叔認為不能用現在人對生命的了解,來衡量2500年前孔子對生死的認知
現在讓我先回答有關「生」的問題。
有關「死」的問題嘛﹐掌門人要學蔡英文﹕「今天時間不夠﹐留待以後再回答。」

        你我來到這個世界﹐除了極少數是基於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的前題和壓力外﹐絕大多數都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在賀爾蒙發功後﹐但求一時之歡﹐造成精子碰到了卵子所產生結果。
A 精子為什麼會碰到 B 卵子呢﹖那只有兩個可能性﹕
一個可能性是安排好的(by design)﹐這個安排者有人稱之謂「神」﹐有人用比較模糊的概念稱之謂「天」。
另一個可能性是沒什麼特殊意義的純粹亂碰一氣 (by chance)。
無論是那一個可能性﹐我們都不應該為「我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世界﹖」這種不是問題的問題煩惱。
我們為什麼會來到這個世界﹖因為我們根本沒有選擇。

        如果你接受我這個假定﹐那有兩件事就很清楚了﹕
第一﹐別把父母之恩看得過份濫情和理盲。〈這觀點濠叔很難苟同:父母之恩重於山!父母不僅僅只是給我們生命,數十年的養育之恩,為人子女實難回報於萬一。人與動物不同,動物沒有反哺,但動物也只是照顧下一代到能吃、能走、能飛就結束了。但人類,父母
養育子女並不單只是為他們的行為負責任而已,子女會是父母一生的牽掛!子女回饋父母主要基於感恩!人類的養父母,雖沒有生育之恩,但有養育之恩,回饋養父母跟親生父母是沒有差別的。〉
除非我們這輩子的人生行旅一路順利﹐幸福到「不行」﹐我們對強迫我們來這個世界走一趟的始作俑者實在沒什麼好感謝的。
他們養育我們是為他們的行為負責任而已﹐我們回饋他們是基於天性和道義。
這個道義是人和其他動物不同的地方﹐除了人類外﹐我不知道還有什麼生物下一代會去照顧上一代的。

第二﹐既然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並非像考大學﹐填志願憑分數分發。
因此﹐「人人生而平等」只限於天賦人權的理想。
在一些比較實際的事務上﹐哪有人人生而平等這回事﹖
有的人生在富人家﹐有的人生在窮人家﹔
有的人聰明絕頂﹐有的人其笨如牛(其實牛是不是真的很笨我也不知道)﹔
有的人出生在北歐享受自由民主﹐社會福利﹔有的偏偏生在北韓那樣的國家﹐接受金氏王朝三代的專制。
這像是「人人生而平等」嗎﹖

        我為什麼要強調「出生並非自願」和「人人並非生而平等」兩個認知﹖
目的是否定「人定勝天」的鬼話。
我上面說過﹐你要就信有神(天)﹐要就不信有神(天)。
這就像女人懷孕﹐只有懷了孕和沒有懷了孕兩種可能性﹐如果你認為還有第三種可能性﹐我保證你一生會自尋煩惱到底。
也只有了解為什麼有生命﹐我們才會坦然接受在我們一生中發生所有的事情都不是我們能完全掌控的事實。

        信門《老年守則》第九條的精髓是鼓吹「盡人事聽天命」的人生觀。
人生像打麻將﹐不能要求永遠抓好牌﹐只能要求把手上的牌打好。
運氣來了聽絕張都會自摸﹐運氣背的時候﹐一上牌就聽 二五八都胡不了。
好不容易有人放炮﹐又被截胡﹐你能怎樣﹖
好在人只要不下桌子﹐就有胡牌的機會 -- 人只要保持呼吸就有希望。
信門《老年守則》第九條講的就是這個簡單的道理。

        這些都是你老人家要思想搞通的地方﹐別被孔老夫子「未知生焉知死」的回答給搞糊塗了。
「生」和「死」都沒有那麼難了解﹐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學問。
只有對「生」有一種淡然處之的態度和了然於心認知﹐我們才會對我們一生的遭遇無怨無悔。
信門《老年守則》第九條是對人生四大過程生﹐老﹐病﹐死總檢討的開始。

懷南補記﹕掌門人下山雲遊了十幾天﹐現在回來啦。

       如果你猜我去了大涼山﹐那你就錯了。
不但沒去大涼山﹐正好去了和大涼山相反的方向。
說到大涼山﹐有幾張照片剛收到。
第一張是群義愛心小學原先破爛的校舍﹐第二張是群德基金會替他們興建的新教育大樓。
第三張是群德基金會替群力之家買的床。已經從廣州裝車待運去大涼山了。

       人的命運不全是自己能掌控的。
掌門人缺點很多﹐「認命」是少有的優點之一。
一般人一聽到「認命」就往壞處想。
信門《老年守則》第九條表面上好像是鼓吹「無怨無悔」﹐但有件事沒有明講﹐那就是「命好」也是命﹐所謂命好的有義務幫助所謂命不是那麼好的人。
這才是信門《老年守則》講「生」的精義所在。

qunyi-before
大涼山上那間小學原來破爛的校舍。
qunyi-after
由於你們當中一些人的好心﹐改名群義愛心小學現在的校舍至少比較安全些了。
qunli-bed
群力之家是我們目前正在進行的專案。
這些裝車待運的雙人床是所謂「Core Members」出錢買的。
他們是信懷南專欄和網站存在的原因﹐和我此生最大的安慰。

 收到朋友 來信﹕

Bob, just finished reading your article (老年守則第九條/除了人類外﹐我不知道還有什麼生物下一代會去照顧上一代的...) below abstracted from website FYI.

John

 

“反哺”是烏鴉的習性。
烏鴉的雛鳥長大,必銜食飼其母。
《本草綱目》稱烏鴉為慈鳥:“此鳥出生,母哺60日,長者反哺60日,可謂慈孝矣。”
后來人們便將反哺比做人子孝敬父母。
束皙在《補亡詩》中說:“嗷嗷林鳥,受哺于子”。
蘇轍也說:“馬馳未覺西南遠,鳥哺何辭日夜飛”。
都說的是烏鴉由母鳥養大,在母鳥不能覓食時,便銜食喂母鳥,以為回報。
由此“烏鴉反哺”与“羊羔跪乳”便成了比喻子女盡孝的天經地儀,連禽獸皆如此,更何況人呢?

我的回信如下﹕

John,

        Very interesting and I totally forgot what I was taught when I was young.
However, my question now is this: Are they just what the book says or the truth.
If its the truth, how come I have never seen one?
Like to post your comment and what do you know, we may not the only being who knows “反哺”.
That's encouraging.

Bob


接著一位多年讀者來信﹐非常有 hands-on 就近觀察的精神。她說﹕

哈哈, 信大佬跟我一樣懷疑精神

反而是母瘦雛極肥.兩隻老鳥反而是小一號.
小傢伙羽翼未豐, 有些茸毛在翼下揚露, 不像老鳥整齊.
我於是就想, 古人看烏鴉時, 應該是鴉巢在樹上.只能遠觀.
他們只見有一隻細小烏鴉在餵一隻毛髮蓬鬆的大烏鴉,
(這大概又是港式中文﹐掌門人只能原文照登﹐不敢亂改。)
信大佬. 然後我看到的是, 小傢伙被父母餵得肥頭笠耳﹐(這話是有典故的。來信者曾經有讀後感在文章上網後一個鐘頭內就到的記錄﹐我也曾稱其為疲勞轟炸﹐來信者也不以為忤。頗有點雅量和幽默感。懷南附記)。
        我也是懷疑古人是否看錯了. 烏鴉不是群體動物, 不像鴻雁企鵝成群結隊而居的.除非牠腦袋裡有scan 晶體片的 scanner, 一大群"烏媽媽"(這也是廣東話, 一片漆黑是也)牠怎知那隻是牠媽?
就是鮭魚也是溯游回那上游, 也不包準真就是魚的出生地.
還有, 烏鴉一生產多少窩烏鴉仔, 應該是不少吧?
要是有烏鴉反哺, 那應該是幾隻烏鴉仔來反哺, 怎會只一隻?難道牠們還懂三班倒輪班乎?
那烏媽媽豈不是飽死荷蘭豆了, 不撐死了? 我懷疑古人是遠看看不清.
移民來這裡, 別的不多, 烏鴉海鷗這黑白霸最多,而且兩種都是很兇惡的.
(我看過烏鴉叼著別人的雛鳥開餐, 不然你以為牠那鐵咀是信老大的鐵咀嗎?)
一年一隻小烏鴉在我後院學飛, 牠老爸老媽在旁敦促, 叫得不亦吵乎.小傢伙在木樁上就是借了聾耳陳耳朵.
當時父母唸, 充耳絕不聞. 老神定定.我走近看牠是否受傷, 嗨, 那烏爸媽立馬衝我來. 那才叫轟炸機呢,

 

howard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