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
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這是一首千古絕響,生動活潑,不但描繪活了元宵節的盛況,還描繪了一對絕世孤芳自賞的男女。
同時,也影射了作者孤軍獨戰,不同流合污的一生。
更深一層,這首詩描繪了芸芸眾生沉迷於聲色欲樂的百態,以及眾生皆醉我獨醒的修行者,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在明心見性時的禪悅。

1.直譯 (依文解義): 文學欣賞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元宵夜,五光十色的彩燈綴滿街巷,好像一夜之間被春風吹開的千樹繁花。
更讓那先冲上雲霄,復自空而落飄落的煙火,看起來像是被吹落的萬點流星。

寶馬雕車香滿路。
華麗的馬車香氣洋溢在行駛的街路上。
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鳳簫吹奏的樂曲飄揚,燈月交輝,整個晚上此起彼落的魚龍花燈在空中飛舞著。
描寫那民間藝人們的載歌載舞、魚龍曼衍的社火百戲,好不繁華熱鬧,令人目不暇給。

到處都是笙蕭齊鳴,彩燈飛舞,人們在忘情地狂歡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這些觀燈看花的遊女們,一個個柳腰蓮臉,霧鬓雲鬟 ,氣質不凡。
頭上戴滿了元宵特有的鬧蛾兒、雪柳、黄金縷等裝飾品,一個個打扮得花枝招展,漂漂亮亮。
各個姿態盈盈,行走之間說笑不停,紛紛走過去,只留下衣香猶在暗中飘散。
同時,一個 “去” 字也暗傳出對意中人的尋覓。
在熙熙攘攘的遊人中,他尋找著,辨識著,一個個少女美婦從他眼前過去了,可是,却没有一個是他所要尋找的。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我在遊人如織、仕女如雲的人潮裡找尋她千百次,卻總是不見她的蹤影。
[這麼多的麗者,都非我意中關切之人,在百千群眾中只尋找她,却總是毫無踪影。] 
忽然間,無意的回頭,她竟然在燈火幽暗的角落,看見了她的身影,是她!是她!
没錯,她原來在這冷落的地方,還未歸去,似有等待。
這發現那人蹤影的一瞬間,是人生的精神的凝結和昇華,是悲喜莫名的感激銘篆,詞人却如此本領,竟把它變成了筆痕墨影,永誌弗滅!

  那上面的燈、月、烟火、笙笛、社舞、交織成的元夕歡騰;那惹人眼花繚亂的一對隊隊的麗人群女,原來都只是為了那一個意中之人而設、而寫,倘無此人在,那一切又有何意義與趣味呢!
經過千百次的尋覓,終于在燈火冷落的地方發現了她。
人們都在盡情的狂歡,陶醉在熱鬧場中,可是她却在熱鬧圈外;獨自站在“燈火闌珊處”,充分顯示了“那人”的與眾不同和孤高。
而“然”二字,則寫出了發現意中人後的驚喜之情。
對着眾多走過的女人一一辨識(但没有一個是他所等待的意中人)。
偶一回頭,却發現自己的心上人站立在昏黑的幽暗之處。
自己所追尋的東西往往會在不經意的時候,在没想到的地方出現。

  燈火寫得愈熱鬧,則愈顯“那人”的孤高,人寫得愈忘情,愈見“那人”的不同流俗。
全詞就是通過這種強烈的對比手法,反襯出了一個自甘寂寞、獨立不移、性格孤介的女性形象。
作者寫這樣一個不肯隨波逐流、自甘淡泊的女性形象,是有所寄托的。
辛棄疾力主抗金,屡受排擠,但他矢志不移,寧可過寂寞的閒居生活,也不肯與投降派同流合污,這首詞是他這種思想的藝術反映。

2.引申深意: 人生修行的途徑,與明心見性時,無法形容的禪悅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裡,活用了這一個十分詩意的境界,解釋此詞的最後一段為人生修行的最高(第三)境界:
眾裡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 燈火闌珊處

本是元宵佳節,遊人如織,燈火如海,就在這樣的情景尋覓心中的理想佳人,當然難找。
因此雖然千百度地尋尋覓覓,可是怎麼也找不到,然而最後在蓦然的一次回首時候,却發現那人就在燈火闌珊處,佳人在冷落的燈火處。
這是何等的歡欣鼓舞!何等的喜出望外!何等的出乎意料之外又正在情理之中!

  經過熱切的努力追尋,在達到追尋理想和目標後,才驚然發現要找的東西曾握在手裡;要去的地方,自己曾經踏過。
人生最美好的東西,就是在追求過程中的點點滴滴。
生命中最平凡,出現在燈火闌珊後的哂然回首。

  這種喜悦是不可言喻的、不容易體會的。
正如王國維所說:夫人積年月之研究,而一旦豁然悟宇宙人生之真理;或以胸中惝恍不可捉摸之意境,一旦表諸文字、繪畫、雕刻之上,此固彼天赋之能力之發展,而此時之快樂,决非南面王之所能易者也。

「燈火闌珊處」的那人,雖佇立在燈火微稀、氣氛寥落之處,卻更添特殊的韻味。
原來,真正值得我們追求與珍惜的往往並非閃爍耀眼的那一瓢水,常常反而是身邊或者背後暗影裡痴痴守候的身影。

3.異曲同工的禪宗悟道詩詞

※【踏破鐵鞋無覓處 得來全不費功夫】
  南宋人夏元鼎,博覽群書,卻仍然屢試不第,只好應聘為軍事幕僚;
有一晚因為一個特別的夢境而有所感發,於是棄官修行,四處訪道,終於得到真人的開示而大悟,於是作詩說:
〈崆峒訪道至湘湖,萬卷詩書看轉愚。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終日尋春不見春,芒鞋踏破嶺頭雲;歸來偶把梅花嗅,春在枝頭已十分】
  這首悟道詩,是唐朝無盡藏比丘尼到處訪道,後來開悟所作之禪偈。
詩人巧妙的以春天來比喻尋道,因為四季是節氣自然的循環,豈是刻意強求可至呢。
因此「終日尋春不見春」,在修行的過程中,四方尋找高僧大德,走遍了茫茫千山萬水,把鞋子都磨破了,還沒找到高僧大德,可指點我們如何修行,明心見性。
而春天究竟何在呢?
絕望之際回到故里,反而嗅到梅花的清香,春天已綻放在寒梅枝上了。
原來能穿越外界的聲色,不假外求,返本歸真,找到生命最先天的善良本性,這才是「春在枝頭已十分
  
詩人把悟道的過程用生動、形象的比喻來代替說理。
藉尋春來比喻悟道的艱苦過程。
終於悟到:自然妙道,存在人人心中,只是自己沒有察覺,卻盲目的拼命往外尋求,捨近求遠,捨本逐末,捨內求外,結果是離道愈遠,枉費一片心力。

  春,比喻見性悟道。
比喻本性、如來、佛性。我終日汲汲營營地尋找春天,雙腳踏破了芒鞋,深入山嶺,白雲深處,但總不見春天的蹤影。
回到家後,偶然聞到梅花飄來的香氣,頓覺枝頭已有十分春天的氣息,原來春天的蹤跡就在自己的身邊啊!
  
如果我們對禪的境界有些體悟,去除了對事相的質礙,只要是東風吹拂的地方,不管紅花也好,紫花也好,不都象徵著春天的訊息嗎?
所以說:「等閒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
如能契入佛法妙諦,層巒疊翠,無一不是諸佛菩薩的精神法身;聲湍鳴澗,都是諸佛菩薩的說法妙音。
溪聲盡是廣長舌,山色無非清淨身
道無所不在,處處可以體會,甚至吃飯、睡覺、走路、行進之間都有道的存在。
能如此體會,春天就不遠了!
這個“春”的意象,充滿了“鳶飛魚躍”的生機,當找到的那一剎那,也帶來了無窮的驚喜與希望。
希望在哪里呢?
我們真正的希望,就在自己的這顆純淨美好的心啊!
儒家說︰“萬物皆備于我”,而道家認為人體就是一個小宇宙,本來就具足一切,而且是生生不息的。

※【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就在汝心頭。】
  不要捨棄自己內在本有的靈山(自性),而徒然去攀登別的山嶺去尋找靈山。
在菩提大道中,修道人往往本末倒置,向心外去追求,四處參學,希望一山比一山高,而不知道修佛即修自心,不必向外尋求。
  
此詩更提示了「心內世界」與「心外世界」的差別。
常人總以為心外的世界很寬很大,而不知道心內的世界更寬更大。
佛經上說:「心包太虛,量周沙界。」可見我們的心量多寬敞、多廣大。

※【趙州八十猶行腳,只因心頭未悄然;及至歸來無一事,始知空費草鞋錢。】
  修行者一心想要明白大道(明心見性),故終日到處參訪。
不論多遠的天邊海角,多高的山崖峭壁,只要有善知識所在,縱然踏破無數草鞋,也在所不辭。
可惜的是「向外求法,了不可得。」
故道出:「盡日尋春不見春,芒鞋踏破嶺頭雲。」

  不知經過多少寒暑,春花秋月,在追尋不得其解下,終於回到原點。
此時暫且不起任何妄求,只以平常心來生活,就在那個當下,聞花香而開悟。
故自訴「歸來偶把梅花嗅,春在枝頭已十分。」

春天不在外面,而在汝心;真佛不向外求,而在內覓。
柴陵郁禪師,一日乘驢度橋,不小心墜落而大悟,便道出:
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勞關鎖,今朝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朵。」

howard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