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四大名著的書評很多,但將四大名著合在一起評的卻少。
此文頗有新意和見地,尤其開篇的對比評述,言簡意賅,思之有理。

一、總結與感慨

三國寫了一個大時代;
水滸寫了一幫大英雄;
紅樓寫了一個大家族;
西遊寫了一夥大妖怪。

三國玩的是心計;
水滸玩的是義氣;
紅樓玩的是感情;
西遊玩的是感性。

三國在國:治國、興國、安國、喪國。
水滸在氣:勇氣、義氣、豪氣、霸氣。
紅樓在情:親情、愛情、宦情、民情。
西遊在趣:情趣、遊趣、野趣、妖趣。

二、細分區別

三國寫了一次變革;
水滸寫了一股衝動;
紅樓寫了一場戀愛;
西遊寫了一趟旅遊。

所謂道,即作者所主張的治國救世之思想。
對於道,各人自有各人的認識,誰是誰非,孰高孰低,自是因人而異,因時而異了。

  三國提倡以“仁”治天下,集中體現於劉備身上,“仁”是他的招牌 、仁是他的旗幟、仁是他號令天下之武器,也是他落難逃荒的護身符。
他以仁義感召天下,還真的唬弄了很多人。
棄新野,走樊城,敗當陽,奔夏口。
有那麼多百姓跟隨,這仁義成了他的虎皮,成了他失敗的理由,也成了他們欺騙天下的精神鴉片。

諸葛亮舌戰群儒,打的就是這張牌。
而後借荊州、取西川、建蜀漢、做皇帝。
無不以此通關節、買人情、做賴賬、打牙祭。

這羅老夫子確是把“仁”玩活了。
當然他也講義、講忠。
但對忠和義都是取批判態度的;劉、關、張因義而結兄弟,但也因義而壞蜀。
諸葛先生因忠而成千古,卻也因為愚忠阿斗而亡國。
其教訓之深刻,發人深思。

  與三國不同,水滸重義。
那一幫不認爹娘、不說君父的虎狼之徒,卻在義的旗幟下聚嘯山林。
有酒大家喝,有肉大家吃,有財大家發,有債大家討。
團結得有如一個人似的,出生入死,甘苦與共,患難相交, 榮辱相守。

在水滸中,義高於一切,重於一切,是非成敗轉頭空,只有義存千古。
晃蓋雖說是個莽漢子,卻誤打誤撞歪打正著,舉了義的旗幟,為梁山的興盛,進行了良好的奠基。

宋江卻是聰明反被聰明誤,硬是要將“義”作愚蠢的篡改,塞進什麼忠的破爛貨,壞了梁山大事,也壞了自己性命。

  三國旨在治國,水滸旨在救世。
三國是皇家大戲,水滸是江湖小品。
三國是大政治家玩大策略,水滸是小混混鬧小脾氣。

目的不同,道亦不同;各執一端,各行其是;曰仁曰義,自然是各有其道理了。
三國和水滸,雖是將仁義二字掰開了用,卻都沒有跳出儒家治世思想之老道。
倒是西遊, 在這一方面有一個大的突破,他主張科技興國,以“技能”治天下。

  西遊首先主張走出國門,向西方學習,混洋文憑。
像孫猴子那樣, 海外歸來,便不把地方長官玉皇大帝放在眼裏。

仗著自己的能耐討價還價,一口一個“玉帝老兒”,要了個粥馬溫的職稱尚且不滿足,做了齊天大聖還認為沒有實權,直是大鬧天宮,鬧得不可開交。

其二,是強調技術和武器的重要性。
西游中各種妖魔,全是仗了新式法寶。
而悟空戰勝妖魔,也是依靠從西方的普薩、如來等處進口的先進武器。
西游把先進技術作為制勝對手的最有力手段,無疑是有前瞻性的。

其三,西遊的統治和管理思想,也是以“技能”為核心的。
孫悟空服軟,是如來手段高;唐僧管理悟空,使用的緊箍咒,孫悟空領導豬八戒,憑的也是自己的本事大。

  紅樓中“情”感天下,建立和諧社會。
整個紅樓,可以說是一部情的頌歌。
四大家族因宦情結為一體;
賈氏宗族因親情而聚居一所;
大觀園中眾兄妹,因友情而樂在一處;
寶黛釵因愛情糾纏於一起。

就是那些丫環奴僕與主子之間,除了經濟利益外,也還有一種主僕之情,諧和其中。
如焦大,敢罵主子也是情之所致;
還有秦雯,也因與寶玉有特別的感情而勇於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而凡是失情之處,便是諸多的不順暢,諸多的不和諧,矛盾叢生,爭鬥連連。
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紅樓最終以寶玉出走為結局,就是要向人們表明:
這情字,對個人,對家庭,對社會,是多麼的重要。

三、班子與制度

  三國中劉備的班子很有點現代企業制度的意味,所有權和經營權的相對分開。
劉備就當他的董事長,諸葛先生很像公司裏的總經理,運籌帷幄,決勝千里。
先進的管理催生興旺發達的企業,蜀漢也迅速從弱小走向強盛,成為可與魏吳抗衡的三國之一。

然而這種制度畢竟還在草創階段,還有不盡完善之處,沒有董事會和監事會,於是有時諸葛亮的經營權卻被董事長劉備無端地收回,給企業造成了無可挽回的損失。
如關羽死後,劉備不聽諸葛的話,意氣用兵,結果鬧到了白帝城托孤的地步,險些把整個基業賠了進去。
後來劉禪做了董事長,情況更不如前,諸葛亮只好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了。

  水滸中梁山泊的班子雖幾經調整,但最終還是沒有走出合作制的困境。
梁山先是白衣秀士王龍做地攤生意。
他胸無大志,氣度狹小,小富即安,小成即滿,缺少現代企業思想,結果讓林沖火拚。

後來托塔天王晃蓋做了寨主,只嫌生意小,只怕人材少,於是廣結天下豪傑。
他的基本經營理念是合作制,有酒大家喝,有肉大家吃,哥們義氣占了統治地位,不論投資,不說股份,按人頭分紅,搞什麼烏托邦式的社會主義。
宋江繼任後,做的是投機生意,“借得山東煙水寨,來買風城春色。 ”。
他先是搞產權改革,改“義”字型企業變為“忠”字型企業;不動聲色便把梁山的所有財產納入自己的腰包,把集體財產變為了他自己的私有財產。
然後以此為資本,勾結官府,和高俅做什麼皇家生意,結果是賠了一個底朝天,徹徹底底地葬送了梁山基業。

  在四大名著中,西遊記中唐僧的取經小組的班子建設最好。
組長唐僧,雖沒有本事,卻是天生的當官的材料。
坐有坐像, 站有站像,言談舉止,皆為楷模。

又是上級任命,說他行他就行了,名正言順。
當然他官德不錯,不貪財受賄,不玩弄小蜜,不喝酒使性。
而且又特別會玩弄權術,對有本事的,控制使用;對有劣跡的,合理利用;對於平庸的,也盡其作用。

大徒弟孫悟空,站的直,行的正,又有相當的科技水準,對師傅是忠心耿耿,對同志是一腔熱誠;可就是有點玩劣,不善逢迎,不會順著領導的話說,老是惹師傅不高興。
這在戰爭年代,當然還是可以的,假如說沒了妖精,這孫悟空一定早被捉右派了。
但師傅對他有救命之恩,而且還有緊箍咒攥在師傅手裏,他只能赴湯蹈火,在所不惜了。

二徒弟豬八誡,業務上雖說平庸了一些,品質上也有點差勁。
但腦瓜不笨,嘴巴會說話,而且還有一個特長,能主動監督二把手,這一個優點,可是其他徒弟不能代替的。

三徒弟沙悟淨,一個特長,就是品德好,忠誠不二,讓人放心。

老吳在二百年前就為我們提供了一個班子最佳模式:
就是一把手要穩、二把手要能、三把手會配合領導工作,其他的就是要會牽馬抬轎了。

  至於《紅樓夢》,則是典型的獨資企業或國有企業模式。
職工全是家庭成員,資歷最老的史老太君自然而然地成了企業的董事會名譽主席。

而作為監事會主席的王夫人,因與總經理王鳳姐同志有親情關係,這監事會實際有名無實。

賈家公司的職工都是有門子的,自然誰也不想幹事,做事的都是一些農民工,打工仔打工妹們。
制度的腐敗導致企業的倒閉,再加上王總經理假公濟私,多次挪用公司資產做自己的小生意;
結果是“呼啦啦似大樓傾”,這也是這一類企業意料之中的事,板子全打在鳳姐屁股上,也是有欠公平的。

四、不同時代代聘人才

  三國講禮騁人才,劉備三顧茅廬請諸葛,傳為千古佳話。
諸葛亮請蔣維入夥,也是有禮有兵,以情而感之,而後又破格提拔,委以重任,確實不失為明智之舉。
但蜀漢卻沒有建立良好的人事制度,千里馬重用與否,全是伯樂一人說了算;
以致魏延冤氣很大,到最後走向反叛,也是勢在必然。

  水滸講人盡其材。
不用完人,只求能人;只要有一技之長,都可以得到重用。
水滸在招騁人才方面,採取了多方面措施,能拉則拉,得搶便搶,該騙則騙。
一百單八好漢,上山的方式各異,成為水滸最亮麗的風景。
從這個義意上講,一部水滸,簡直就是人才招騁的百科全書,我們不能不認真研讀。

  在人才引進方面,西遊也是別出奇招,主張從監獄或地痞流氓中選拔人才。
這雖是在強化佛教感化功能的偉大, 但也反映出了吳承恩的用人思想。

孫悟空是天字型大小勞改犯,壓在五行山下五百多年了,他卻讓孫做了取經小組的副組長。
豬八戒也是正在服刑的重犯,且服刑期間,又有新的劣跡,在高老莊一帶橫行鄉里,欺男霸女。
沙和尚是流沙河裏的妖魔,白龍馬也是一條長期作惡的孽龍,唐僧卻一一收留並委以重任。

吾佛慈悲,回頭是岸;不論出身,不論前科,吳承恩在人才選用方面,表現出了極大的寬容。

  《紅樓夢》在人才選拔方面,以現實主義的手法,揭露了相對穩定時期人才選拔的弊端。
紅樓夢中選擇最高領導人的方式是聯姻。
為寶玉選媳婦,這當然就是為賈家選擇未來的當家人;
選黛還是選釵,不能太顧及寶玉的情感需要,而是要從接班人這個角度進行考慮。

黛玉氣度狹小,身體多病,缺乏心智。
寶釵就不同了,寬厚仁愛,身體健康,而且有管理方面的才能,所以寶玉這個政治婚姻,是只能選釵而不能選黛的。
從這個角度而言,寶黛之婚姻悲劇,也是其必然。

howard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