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畫芭蕉

  芭蕉為多年生草本植物,產於亞熱帶地區,南方大部分地方及陝西、甘肅、河南部分地區都有栽培。
性喜陰涼潮濕,適於房前屋後、田邊地角、溝堤塘埂、溪岸河灘等土質肥沃的地方栽植;具有易栽易活、繁殖力強、病蟲害少、產量高、一年栽植多年受益的特點。

  芭蕉葉如巨扇,翠綠秀美,盛夏里遮天蔽日,綠蔭清涼。
芭蕉於庭院種植一叢,綠蔭覆蓋,翠綠可愛。
如果芭蕉當窗,蕉葉碧翠似絹,玲瓏入畫,饒有畫意。
"扶疏似樹,質則非木,高舒垂蔭。"是前人對芭蕉的形、質、姿的形象描繪。

  在詩人眼裡,芭蕉常常與孤獨憂愁,特別是離情別緒相聯繫。
對芭蕉為怨悱,其詩詞也柔婉動人。
李清照曾寫過:
“窗前誰種芭蕉樹,陰滿中庭。陰滿中庭,葉葉心心舒卷有舍情。”

古人把傷心、愁悶借著雨打芭蕉一古腦兒傾吐出來,寫下了許多膾炙人口的不朽詩篇。

  紅樓夢中的探春爲自己取别號“蕉下客”,理由是園中“芭蕉梧桐盡有”,自己“最喜芭蕉”。
南方絲竹樂雨打芭蕉,表淒涼之音。

吳文英《唐多令》:
“何處合成愁?離人心上秋。芭蕉,不雨也颼颼。”

葛勝沖《點絳唇》:
“閑愁幾許,夢逐芭蕉雨。”
雨打芭蕉本來就夠淒愴的,夢魂逐着芭蕉葉上的雨聲追尋,更令人覺得淒惻。

歷代芭蕉詩詞

連雨    白居易
風雨暗蕭蕭,雞鳴暮複朝。
碎聲籠苦竹,冷翠落芭蕉。
水鳥投檐宿,泥蛙入戶跳。
仍聞蕃客見,明日欲追朝。


夜雨    白居易
早蛩啼複歇,殘燈滅又明。
隔窗知夜雨,芭蕉先有聲。


代贈    李商隱
樓上黄昏欲望休,玉梯横絕月如鉤。
芭蕉不展丁香結,同向春風各自愁。


山石    韓愈
山石犖確行徑微,黄昏到寺蝙蝠飛。
升堂坐階新雨足,芭蕉葉大梔子肥。
僧言古壁佛畫好,以火來照所見稀。
鋪床拂度置羹飯,疏糲亦足飽我饑。
夜深靜臥百蟲絕,清月出嶺光入扉。
天明獨去無道路,出入高下窮煙霏。
山紅澗碧紛爛漫,時見松櫪皆十圍。
當流赤足踏澗石,水聲激激風生衣。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促爲人鞿。
嗟哉吾黨二三子,安得至老不更歸。


逢歸信偶寄    李益
無事將心寄柳條,等閑書字滿芭蕉。
鄉關若有東流信,遣送颺州近驛橋。


雨    杜牧
連雲接塞添迢遞,灑幕侵燈送寂寥。
一夜不眠孤客耳,主人窗外有芭蕉。


芭蕉    杜牧
芭蕉爲雨移,故向窗前種。
憐渠點滴聲,留得歸鄉夢。
夢遠莫歸鄉,覺來一翻動。


戲題草樹    張說
忽驚石榴樹,遠出渡江來。
戲問芭蕉葉,何愁心不開。
微霜拂宮桂,淒吹掃庭槐。
榮盛更如此,慚君獨見哀。


尋陽七郎中宅即事    岑參
萬事信蒼蒼,機心久無忘。
無端來出守,不是厭爲郎。

雨滴芭蕉赤,霜催橘子黄。
逢君開口笑,何處有他鄉。


初夏睡起    楊萬里
梅子流酸濺齒牙,芭蕉分綠上窗紗。
日長睡起無情思,閑看兒童捉柳花。


宿洞霄宮    林逋
秋山不可盡,秋思亦無垠。
碧澗流紅葉,青林點白雲。
涼陰一鳥下,落晶亂蟬分。
此夜芭蕉雨,何人枕上聞。


憶秦娥    馮延巳
風淅淅,夜雨連雲黑。
滴滴,窗下芭蕉燈下客。
除非魂夢到鄉國,免被關山隔。
憶憶,一句枕前爭忘得。


楊柳枝    顧夤
秋夜香閨思寂寥。漏迢迢。
鴛幃羅幌麝煙銷。燭光搖。
正憶玉浪游盪去,無尋處。
更聞簾外雨瀟瀟。滴芭蕉。


長相思    李煜
雲一緺,玉一梭,澹澹衫兒薄薄羅。
輕顰雙黛螺。
秋風多,雨相和,簾外芭蕉三兩窠。
夜長人奈何?


南鄉子    歐陽炯
畫舸停橈,槿花籬外竹横橋。
水上游人沙上女,回顧,笑指芭蕉林里住。


一剪梅    蔣捷
一片春愁待酒澆,江上舟搖,樓上簾招。
秋娘渡與泰娘橋,風又飄飄,雨又蕭蕭。
何是歸家洗客袍?銀字笙調,心字香燒。
流光容易把人抛,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詠芭蕉古詩詞

芭蕉.金.姚孝錫
鳳翅搖寒碧,虛庭暑不侵。
何因有恨事,常抱未舒心。
 
芭蕉雨.金.段克已.花木十詠之一
梨園弟子去無蹤,門掩蓬萊繡帳空。
寂寞綠窗深夜雨,傷心不獨有梧桐。
 
芭蕉雨.金.段克成
憶别春容已十年,回紋錦就倩誰傳。
都將一掬傷心淚,灑向蠻溪數幅箋。
芭蕉仕女
芭蕉仕女
 
元代·郯韶·芭蕉士女圖
玉階風細漏遲遲,月冷笄珈鬢影垂。
怪底新涼滿團扇,紅蕉花下立多時。
 
元代·張天英·芭蕉士女
爲愛芭蕉步玉除,雲根飛翠濕霞裾。
蕊珠宮里歸期近,懶把芳心葉上書。
 
元代·楊維楨·題芭蕉美人圖
髻雲淺露月牙彎,獨立西風意自閑。
書破綠蕉雙鳳尾,不隨紅葉到人間。

 
元代·鄭洪.馮叔才芭蕉仕女
楊花夢覺春陰陰,鳳釵綰髻雙黄金。
守宮血冷臂如削,豆蔻繭紅愁正深。
羅衣熨貼沉煙縷,恨身不作雙飛羽。
芭蕉心摺郞未歸,鹿蔥花開淚如雨。
 
元代.釋祖柏.戲題陰涼室階前芭蕉
新種芭蕉繞石房,清陰早見落書床。
根沾零露北門潤,葉帶濕雲南澗涼。
得地初依蒼石瘦,抽心欲並綠筠長。
雨聲夜響巔岩瀑,晴碧朝浮海日光。
樗櫟自慚全壽命,楩楠合愧托岩廊。
觀身正憶維摩語,草字寧追懷素狂。
白晝棲遲吾計拙,青霄偃仰汝身強。
歲寒要使交期在,莫畏空山有雪霜。
 
明朝·袁凱·詠池上芭蕉
亭亭虛心植,冉冉繁陰布。
既掩猗蘭砌,還複莓苔路。
卷舒今自知,衰榮隨所寓。
默契方在茲,臨軒挹清醑。

明朝·高啟·題芭蕉
叢蕉倚孤石,綠映閑庭宇。
客意不驚秋,瀟瀟任風雨。
 
明朝·高啟·齋前芭蕉
靜繞綠陰行,閑聽雨聲臥。
還有感秋詩,窗前書葉破。
 
明朝·高啟·題芭蕉士女
秋宮睡起試生羅,閑向芭蕉石畔過。
怪底早涼欺匣扇,夜來葉上雨聲多。
 
明朝·沈周·蕉石錦雞圖
物我神交即是盟,白頭自歎益庚庚。
繪成翠扇風難展,寫出花冠曙不鳴。
代紙緘書懷素仰,作人窗語處宗驚。
贈君莫道無他意,用世功多未可輕。

 
明朝·邊貢·芭蕉
庭際何所有,有萱複有芋。
自聞秋雨聲,不種芭蕉樹。

明朝·徐茂吳·芭蕉
根自蘇台徙,陰生蔣徑幽。
當空炎日障,倚檻碧雲流。
未展心如結,微舒葉漸抽。
瑣窗迷翠黛,張幕動清油。
書借臨池用,光分汗簡留。
流甘掩中上,爲綌衣南州。
隻益莓苔潤,翻令蕙若憂。
荷風同委露,梧葉共鳴秋。
夢境知誰得,人生似爾浮。
漫勞彈事苦,終日傍林丘。

明朝·王榖祥·蕉石秋花
薰風庭院雜花開,窗滿蕉陰徑滿苔。
燕寢凝香自終日,叩門那有俗人來。

明朝·徐渭·芭蕉石榴
蕉葉屠埋短後衣,墨榴鐵鏽虎斑皮。
老夫貌此誰堪比,朱亥椎臨袖口時。

明朝·朱耷·雜畫冊·芭蕉
點筆蝦蟆屯,荒園水閉門。
蕉心鼓雷電,葉與人飛翻。

明朝·夏寅·芭蕉美人
曉妝才罷思徘徊,羅襪輕移步綠苔。
試向芭蕉問春信,一緘芳劄爲誰開。
芭蕉美人

明朝·唐寅·題芭蕉仕女
獸額朱扉小院深,綠窗含霧靜愔愔。
有人獨對世蕉坐,因爲春愁不放心。

明朝·吳寬·芭蕉
老卉呈紅嬌,破葉留故綠。
正當零落時,對此殊不俗。
我思石田生,秋色填滿腹。
腹中抑鬱無奈何,信手寫之忽盈幅。
滾滾白露初爲霜,苔花冷蝕山骨蒼。
眼昏錯道逢仙子,綠絲步障紅綃裳。

明朝·王守仁·書庭蕉
檐前蕉葉綠成林,長夏全無暑氣侵。
但得雨聲連夜靜,何仿月色半床陰。
新詩舊葉題將滿,老芰疏桐恨轉深。
莫笑鄭人談訟鹿,至今醒夢兩難尋。

明朝·顧璘·蕉石亭
怪石如筆格,上植蕉葉青。
蒼然太古色,得爾增娉婷。
欲擕一鬥墨,葉底書黄庭。
拂拭坐盤薄,風雨秋冥冥。

明朝·張綖·詠芭蕉
長葉翩翩綠玉叢,植來況是近梧桐。
美人閑立秋風里,羈客孤眠夜雨中。
情逐舞鸞偏易感,事隨夢鹿渺難窮。
太湖石畔新涼院,何處吹簫月滿空。

明朝·湯顯祖 憶光孝寺前看蕉花
拜朔台前春色深,碧雲江上幾沉吟。
霏紅膩綠蓮花女,抽盡芭蕉一卷心。

明朝·湯顯祖·雨蕉
東風吹展半廓青,數葉芭蕉未擬聽。
記得楚江殘雨夜,背燈人語醉初醒。

明朝·俞琬綸·芭蕉
宵來輕雨蕉聲送,蕉雨流情情欲凍。
燕領春風窺幾時,開簾放出天涯夢。

明朝·江西女子·一葉芭蕉
何處移來一葉青,似同羅扇鬥輕盈。
今宵風雨重門靜,減卻瀟湘幾點聲。

明朝·釋良琦·戲題陰涼室階前芭蕉
新種芭蕉繞石房,清陰早見落書床。
根沾零露北門潤,葉帶濕雲南澗涼。
得地初依蒼石瘦,抽心欲並綠筠長。
雨聲夜響巔岩瀑,晴碧朝浮海日光。
樗櫟自慚全壽命,楩楠合愧托岩廊。
觀身正憶維摩語,草字寧追懷素狂。
白晝棲遲吾計拙,青霄偃仰汝身強。
歲寒要使交期在,莫畏空山有雪霜。
 

  古人有以其葉題詩者,相傳唐代有個叫懷素的人,酷愛書法,但家境貧寒買不起紙,於是他種了不少的芭蕉樹,以蕉葉代紙,苦練書法,終成一代書聖。

明朝·沈周·綠蕉
王維雪裡曾看爾,亦自幽姿有歲寒。
我有新詩還可記,墨痕留葉未全乾。

明朝·沈周·爲友人寫蕉
便欲開船去,因君更寫蕉。
要知相憶地,葉上雨瀟瀟。

明朝·沈周·畫蕉石
記得西園里,題名在紅蕉。
十年風雨横,舊墨可曾消。

明朝·沈周·墨蕉
慣見閑庭碧玉叢,春風吹過即秋風。
老夫都把榮枯事,卻寄瀟瀟數葉中。
 
閑居寄諸弟    韋應物
秋草生庭白露時,故園諸弟益相思。
盡日高齋無一事,芭蕉葉上獨題詩。
 
芭蕉詩解
 
尋道者所隱    竇鞏
籬外涓涓澗水流,槿花半點夕陽收。
欲題名字知相訪,又恐芭蕉不奈秋。
  此詩寫於秋季黃昏訪友未遇,看友人家中圍籬外流水花紅,想題字在荷葉上告知友人曾來訪未遇,但又擔心芭蕉葉不耐寒,過了秋天就怕留字不復在了。
 
未展芭蕉.唐.錢珝
冷燭無煙綠蠟干,芳心猶卷怯春寒。
一緘書札藏何事,會被東風暗拆看。
  此詩細緻地描繪了一幅生動的芭蕉畫面,並聯想到了含情不展的少女的感情與氣質,創造了一個別具新意的藝術形象。全詩含蓄凝練,想像豐富,色彩鮮潤宜人,情思沁人心脾,韻味悠長,頗具藝術美感。

深院.唐.韓偓
鵝兒唼啑梔黃觜,鳳子輕盈膩粉腰。
深院下簾人晝寢,紅薔薇架碧芭蕉。
  前兩句中詩人描繪庭院內雛鵝在呷水嬉戲,蛺蝶在空中飛舞;
末二句寫庭院因主人午睡而顯得安靜,此時的薔薇和芭蕉也更加艷麗。
此詩是韓偓從對大自然山川的渾灝的歌詠,轉入對人的居住環境更為細膩的描寫,似乎標誌寫景詩在唐末的一個重要轉機。

題金州西園九首.芭蕉屏.唐.姚合
芭蕉叢叢生,月照參差影。
數葉大如牆,作我門之屏。
稍稍聞見稀,耳目得安靜。

生查子·含羞整翠鬟.宋.歐陽修
含羞整翠鬟,得意頻相顧。
雁柱十三弦,一一春鶯語。
嬌雲容易飛,夢斷知何處。
深院鎖黃昏,陣陣芭蕉雨。
  這首詞巧妙地運用了哀樂對比。
上片充滿了歡樂的氣氛、明快的節奏;
下片則情深調苦,表現了孤單寂寞的悲哀。
以樂景反跌哀情,故哀情更為動人。
詞中正面描寫彈箏的女子,而以英俊少年作側面的陪襯;
上片中寫這男子隱約在場,下片中則寫女子在回憶中出現,虛實相間,錯綜敘寫,詞中的感情就不會變得單調。
作者善於運用比喻,如以「雁行」比箏柱,以「鶯語」擬箏聲,以「嬌雲」狀遠去的彈箏女子,以雨打芭蕉喻箏中的哀音,或明比,或暗喻,都增加了詞的形象性和感染力。

南歌子·疏雨池塘見.宋.賀鑄
疏雨池塘見,微風襟袖知。
陰陰夏木囀黃鸝。
何處飛來白鷺、立移時。
易醉扶頭酒,難逢敵手棋。
日長偏與睡相宜,睡起芭蕉葉上、自題詩。
  此詞以常見的寫景起手,抒寫了作者自己超脫塵世的恬淡自然的心境。
上片布景,下片抒情。
上片用白描,顯得異常閒適而恬淡,下片的情卻通過日常生活的四件事來體現,即醉酒,下棋,長睡,題詩,頗有牢騷。

全詞筆調疏快,風光如畫,閒適之情見於筆端紙上,又有清幽靜謐之感,字裡行間也略微飄溢出的一種淡淡的孤寂和無奈。

添字醜奴兒·窗前誰種芭蕉樹.宋.李清照
窗前誰種芭蕉樹,陰滿中庭。
陰滿中庭。葉葉心心,舒捲有餘情。
傷心枕上三更雨,點滴霖霪。
點滴霖霪。愁損北人,不慣起來聽。

  此詞從視覺和聽覺兩個方面來描繪芭蕉的形象,不僅準確地勾勒出芭蕉的本質特性,而且蘊含著巨大的情感力量。
上闋從視覺入手,生動地寫出芭蕉的樹陰遮滿中庭,葉片舒展,蕉心捲縮的景象;
下闋從聽覺入手,寫夜雨打在芭蕉上,聲聲入耳,使本來就輾轉不眠的詞人更加愁傷。
全詞篇幅短小,含蓄蘊藉,用語直白,運筆輕靈,情思沉切。

菩薩蠻·芭蕉.宋.張鎡
風流不把花為主。多情管定煙和雨。
瀟洒綠衣長。滿身無限涼。
文箋舒捲處。似索題詩句。
莫憑小闌干。月明生夜寒。
  張鎡這首詞的感情抒發相當空靈含蓄。
他的哀愁和悲涼並沒有直接傾吐,而是在雨絲煙霧裡,在寒夜月色中,朦朧而自然地流露出來。

疏影·芭蕉.清.納蘭性德
湘簾卷處,甚離披翠影,繞檐遮住。
小立吹裙,常伴春慵,掩映繡床金縷。
芳心一束渾難展,清淚裹、隔年愁聚。
更夜深、細聽空階雨滴,夢回無據。
正是秋來寂寞,偏聲聲點點,助人難緒。
纈被初寒,宿酒全醒,攪碎亂蛩雙杵。
西風落盡庭梧葉,還剩得、綠陰如許。
想玉人、和露折來,曾寫斷腸句。
  此篇詠的是芭蕉,而寓托的卻是懷人之意。
詞之上片側重寫芭蕉的形貌。
先描繪簾外搖動的翠影遮檐,又轉寫其掩映簾內之人和物,而後再寫芭蕉之「芳心」裹淚,暗喻人心之愁聚,最後以空階夜雨,夢回無眠烘襯愁情。
下片側重寫懷人之思。
過片承上片結處而來,寫雨打芭蕉,聲聲鑄怨,接以蚤鳴杆搗之聲,更托出離愁別恨,再以梧葉落盡,芭蕉依舊,落到借葉題詩,以寄相思,抒離愁之旨。
全篇曲折迭宕,婉約細密。

詠芭蕉.清.鄭板橋
芭蕉葉葉為多情,一葉才舒一葉生。
自是相思抽不盡,卻教風雨怨秋聲。

  這是一首詠物詩。
正如王國維所說「以我觀物,則物皆著我之色彩」,詩人把自己主觀的情感賦予本為無情的芭蕉,認為「一葉才舒一葉生」,將芭蕉寫得繾綣多情。
詩人又用外來的風雨比喻外界對於芭蕉的摧殘,益發增加了芭蕉哀怨的情致

howard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