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美聯社
  今天走到紐約的第一大道與四十二街口,你會看到一座高聳入天的建築物。
這所建築物從四十二街,一直延伸到四十八街。
外頭有個招牌,用六種語言寫著歡迎光臨,旁邊則高掛著各國的國旗。
這裡是聯合國的總部。
每天全世界來的的代表,在這裡開會,討論國際事務。
  不過,為什麼聯合國總部會在紐約?
這個問題似乎有些奇怪。
美國是世界上最強盛的國家,而紐約是美國最重要的都市,這一切看起來像是理所當然。
 
  但是,當聯合國剛剛成立之時,其實聯合國的代表們一點也不想把總部設立在紐約。
紐約太擁擠,又太貴了。
況且,紐約已經這麼熱鬧,他們不想錦上添花,讓聯合國總部變成又一個紐約的景點。
相反地,他們想找一個尚未被開發的地方,打造一塊以聯合國為中心,嶄新的 「世界首都」。
 
  既然如此,為什麼最後聯合國總部還是落腳於紐約?
這其中就有一段曲折的故事了。
 
位於紐約市的的聯合國總部大樓。 圖/維基共享:Cancillería Ecuad...

位於紐約市的的聯合國總部大樓。 圖/維基共享:Cancillería Ecuador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快要結束之時,聯合國在美國總統羅斯福的倡導下成立。
成立一開始碰到的問題就是:總部要設在何處?
根據美國羅格斯大學教授Charlene Mires的研究,當時聯合國內有兩種聲音,一派認為當然應該設立在歐洲。
不過,那時二戰才結束,多數的歐洲城市都剛經歷戰火摧殘,還需要時間復原,再加上有人認為,聯合國代表了一個新的理想 。
如果歐洲象徵的是舊的勢力,那麼,聯合國應該被設立在新世界,那就是美國。
 
  當時支持歐洲的,包括了英國、法國和荷蘭。
支持美國的,則包括了中國、蘇聯、伊朗、捷克、澳洲,還有墨西哥、智利和巴西等等。
投票的時候,美國為了表示中立,選擇了棄權,但還是贏得了壓倒性的勝利。
 
  但是,要選擇美國的哪個城市,聯合國代表們沒有結論。
這個消息一出,美國各大小城市的市長,全都興奮了起來。
因為他們看到了一個機會。
他們想像,自己可以成為聯合國總部,成為所謂的 「世界首都」。
 
  一開始,有兩座城市看似最有希望,也最積極地爭取成為聯合國總部所在地。
一個是位於東岸的費城,另一個則是位於西岸的舊金山。
 
  費城很早就投入這場競賽。
當年的美國憲法在費城簽訂,這座城市因此被認為是自由和民主的象徵,符合聯合國的理想。
 
位於費城的獨立紀念館。 圖/維基共享:Rdsmith4

位於費城的獨立紀念館。 圖/維基共享:Rdsmith4

  但也有許多人偏好舊金山。
聯合國成立的第一次大會,便是選擇在舊金山召開。
當時舊金山市的市長,抓住了這個機會,希望讓聯合國就地生根,再也不要離開。
這座城市被認為開放、友善,而且氣候宜人,被選中的機會似乎很大。
只是,1945年12月22號,聯合國的一項決議,卻讓舊金山的希望,徹底破滅。
 
  當時聯合國在倫敦,召開第二次的臨時會。
會議中又一次對總部的地點,展開激烈討論。
英國代表主張,無論如何,聯合國必須設立在美國東岸,因為此地距離歐洲比較近。
許多歐洲代表也支持這個想法。
而當年投票,決定要把總部設立在美國的國家,比如巴西,或許因為心懷愧咎,同樣發言表示支持。
最後代表們決定投票,正式通過這個決議。
 
  其實,他們投了四次票。
投第一次票,是為了決定「要不要為這整件事情投票」。
第二次投票 ,則決定「要不要為了把西岸排除在外」。
接下來,才正式進入主題 。
第三次投票,他們正式決定將西岸的所有城市,排除在選項之外。
第四次投票,則決定把總部設立在「密西西比河以東」。
 
  當這個消息傳出,舊金山的市長正坐在機場內,準備返回美國。
他剛剛花了一整月的時間,待在倫敦,想要說服聯合國的代表。
 
被放棄的舊金山。 圖/ingimage

被放棄的舊金山。 圖/ingimage

  當他聽到這個消息,心理氣憤難平,他對記者說:This is a dirty, cheap trick!(這是個骯髒而廉價的把戲!)可是對美國東岸的城市而言,這個決議,讓他們看見了更多希望。
 
  於是,新一波的宣傳競賽又開始了。
至於在聯合國方面,也對總部地點有了更具體的想像。
他們的目標, 是要找一個距離大都市不遠不近的郊區。
為了這個目標,聯合國因此派出了代表團到各地考察。
 
  一開始他們看上距離波士頓(Boston)不到一個小時車程,一 個叫做Concord的小鎮。
這個小鎮歷史悠久,是美國獨立戰爭的爆發地。
這個小鎮還出了許多著名的文學家,比如寫了湖濱散記的梭羅,詩人艾默森,等等。
考察團也對波士頓深厚的文化和學術傳統充滿興趣,哈佛大學與麻省理工學院都位於這座城市。
 
  但Concord的居民可不這麼想,他們對於聯合國要落腳愈當地的想法,一點也不開心。
他們認為,幾千人的聯合國組織一旦進駐,這個小鎮就再也回不去原本寧靜的氛圍。
原本的文化傳統,也會永遠地被改變。
所以Concord的居民組織起來,大聲地表達不歡迎之意。
聯合國代表,只好摸摸鼻子,去找下一個地點。
 
圖/維基共享:Geraoma

圖/維基共享:Geraoma

  於是接著他們往南,轉向紐約市的郊區。
在紐約北方的Westchester,他們遇到了類似的抗拒。
當地的居民想要知道,聯合國進駐之後,會對小鎮的教育和財政造成什麼樣的問題,誰來提供警力,他們又會不會變成一個孤立的特區。
 
  當時的另一個選項,是紐約的法拉盛(Flushing)。
只是聯合國的代表又嫌這個地方的交通不方便,最重要的是,「景觀不好」 。
 
  這下尷尬了。
聯合國能去的地方,他們不喜歡;他們看上的地點,又去不了。
一直對舊金山念念不忘的澳洲代表,因此提議:不如,我們再回西岸去吧。
 
  就在這個時候,美國的超級富豪、以賣石油賺大錢的洛克斐勒(Rockefeller)家族出現了。
出身紐約的洛克斐勒家族,希望把聯合國總部留在自己的故鄉。
當他們知道聯合國遇到困難之時,家族中年輕一代的Nelson Rockefeller出面表示,他們願意捐出家族的一塊地。
但他的富爸爸John Rockefeller對此有些疑慮。
他要兒子再去看看有沒有更合適的地點。
 
  Nelson Rockefeller想到了他的開發商朋友,正在規劃紐約市第一大道與四十二街口的那塊地。
他的朋友,同樣期盼聯合國的進駐,帶來區域的發展。
唯一的問題是,這塊地的地價高達八百五十萬美金 ,遠遠超出聯合國的預算。
這下該怎麼辦呢?
John Rockefeller聽了,二話不說,掏腰包,買下了這塊地。
就這樣,聯合國成為了紐約又一個新的地標。

howard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