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婚禮轟動上海,111 歲壽辰獲郎朗伴奏,一代名媛堪稱傳奇!


〈▲110 歲壽宴,後方高掛 110 歲字樣〉

  一個女人,如果年少時候被成隊的男子愛慕,可以稱得上美貌絶倫;
在讀書的時候只花兩年的時間就修完了四年的學業,可以稱得上聰明絶頂;
在 37 歲的時候,丈夫被日軍殺害還要堅強起來養育三個女兒,可以稱得上堅強非凡;
在 54 歲這年再婚嫁給真愛,最後丈夫撒手人寰,女兒也去世,還在 98 歲那年患上癌症,歷經人世所有慘痛的折磨,還能一直樂觀美麗地活到 112 歲,那簡直就是一個奇蹟!

〈▲109 歲生日大合照〉
 
她就是嚴幼韻。

〈▲111 壽宴大合照〉

  舊上海的名媛,復旦大學首屆畢業的優秀女學生,也是“民國外交第一人”顧維鈞的妻子。
過 111 歲生日的時候,生日宴上彙集各界名流,她依然容光煥發,和自己的女婿一起跳舞,國際著名鋼琴家郎朗伴奏,連 102 歲的著名建築師貝律銘也在受邀之列。

〈▲110 歲壽宴還能下場跳舞,世上還有幾人?〉

  嚴幼韻家是絶對的豪門,祖父和李鴻章關係匪淺,父親作為獨生子繼承龐大家業,且經商有道,富甲一方。
她是家中最小的女兒,可謂是含著金湯匙出生,從小就有穿不完的衣服,大群僕從服侍,父親還請了家教專門教孩子們識文斷字,外文禮儀。
十幾歲時,算命先生就斷言她一生將四處遊歷,結交的都是大人物。

  1927 年,嚴幼韻轉學進入復旦大學,22 歲的她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每日換一身時髦的旗袍,噴著名牌香水,開著車牌為“84”號的豪車出入學校,出門帶著僕人和司機,排場十足。
那時她是全上海男學生的女神,為了一睹芳顏很多人都會爭相在車子必經之處等她,很多人就將她稱為“84 小姐”,後來又因為 84 的英文發音“eightyfour”得一愛稱“愛的福”。


〈▲嚴幼韻和她的 84 號別克轎車〉

  這樣的“84 小姐”自然不乏提親者,母親在她 18 歲就和她討論過婚姻問題,那時她就說:
「未來的夫婿必須是我尊敬的人,也必須要贏得我的愛慕。」

她說到做到。

  22 歲那年,嚴幼韻邂逅了自己的第一任丈夫楊光泩,彼時,她是人人追捧的復旦校花,他是年輕有為的青年才俊。
楊光泩不僅出身顯貴,更畢業於清華,留學於美國,有著非凡的外交才能,他用才氣和不懈地追求,贏得了嚴幼韻的芳心。


〈▲ 年輕的楊光泩〉

  那年,他們辦了全上海最豪華的一場世紀婚禮,排場規模前無古人,轟動全城。

▲照片裡,嚴幼韻身穿潔白的婚紗,長長的紗裙一直拖到六層台階下的地面。
兩人身邊分別沿階站立著五位捧著花團、穿著旗袍的伴娘和五位身著燕尾服的伴郎,戒童、花童一應俱全。

  婚後兩人相敬如賓,嚴幼韻一共為他生下三個女兒。


而身為年輕的外交官的楊光泩,更是帶著嚴幼韻走遍了世界:
倫敦的街頭,巴黎的海灘,廣交天下人物,正應驗了幼韻十幾歲時算命先生說的話。

  然而,亂世中,再美滿的家庭也逃脫不了分崩離析的厄運。
1942 年,日本偷襲珍珠港,向美國宣戰,戰爭的硝煙瀰漫到了菲律賓,此時嚴幼韻一家正在馬尼拉,丈夫是使館的總領事。
日軍佔領了馬尼拉,並不由分說抓去了楊光泩。
幾次探望之後,嚴幼韻失去了和楊光泩的聯繫(四月十七日即遭日軍槍殺)。
日軍佔領下的馬尼拉,四處都是恐怖的氣息,他們的房子斷水斷電,財物被沒收,連珠寶都被洗劫一空,更兼瘟疫橫行。
一個 37 歲的弱女子,帶著 3 個年幼的孩子,丈夫生死未卜,身無分文,未來渺茫不知,身邊同樣際遇的外交家的妻兒都亂得六神無主。
此時她卻站出來,擔任照顧起大家的責任,她帶著女兒們還有其他 7 個外交官家屬加上僕人住到了一處,帶頭種地做菜,養雞養豬,甚至自己製作醬油和香皂,自力更生。

〈▲長女楊蕾孟、次女楊雪蘭及么女楊葸恩〉
 
有一個細節,反映出她內心的純潔和陽光:
即使變賣了所有的東西,她也沒有變賣自己的鋼琴,閒時彈奏一曲,彷彿能讓人忘掉眼前的灰暗,看到希望和光明。

  這樣一過,就是 8 年。
她早已不是原來那個奢華的貴婦,龐大的家庭需要她去撐起,人際關係需要她去平衡,3 個孩子總有一個病著,她還需要悉心照顧。
她本以為自己能等到丈夫出來,誰想到丈夫早已遭日軍殺害,只留下孤兒寡母,滿目瘡痍,站在命運的廢墟上,她或許有過掙扎和痛苦,但更多的是樂觀向前的那份灑脫。
 
  戰後,她跟隨美軍去了美國紐約,後來她又進入了聯合國工作。
在家,她當爹又當媽,在聯合國,她是一個出色的禮賓官,

無論是家庭還是工作都打理得遊刃有餘,著實令人佩服。

〈▲嚴幼韻在聯合國工作期間,歡迎緬甸大使及夫人來到聯合國〉

  ▼1956 年,她終於跟比自己大 17 歲的外交官也是舊情人的顧維鈞結婚,


〈▲顧維鈞為嚴幼韵戴上結婚戒指〉

顧維鈞是中國著名的外交家,曾擔任過中國駐美、英、法重要使節。


〈▲在墨西哥城舉行的婚禮〉

據張學良的回憶,早在 1930 年代,還作為楊夫人的嚴幼韻就已經跟顧維鈞來往密切,並且並不避忌。


〈▲1938年,在歐洲某次正式場合上,嚴幼韻(左三)和楊光泩(左二),顧維鈞和他們隔著幾個座位(右一)〉

  當嚴幼韻從菲律賓回到美國後,顧維鈞給了嚴幼韻很多支持和幫助,兩人早有結婚打算。
但當時顧維鈞和黃蕙蘭還沒有離婚,儘管他們已經分居近二十年了。
據嚴幼韻在自傳中說,這是因為黃蕙蘭捨不得大使夫人的頭銜,直到 1956 年,顧維鈞卸任“駐美大使”一職後,才終於辦理了離婚手續,與嚴幼韻完婚。

  顧維鈞當然對 3 個女兒視如己出,全家相處和諧,其樂融融,這一段黃昏戀也讓他們收穫了溫暖的幸福。
嚴幼韻的回憶錄裡,滿是繾綣的深情:
“我和維鈞經常和孩子們一起旅行,每年全家人至少去度假勝地團聚一次。”

“我一直很喜歡舉辦或者參加大型派對,我為維鈞也舉辦過多次。維鈞的生日是我們的年度盛事。”

她為他生日版派對,還陪同他打麻將,寫自傳,每日細心照顧好他,為他準備好吃喝,打理好一切,直到他離世。
 

  1985 年顧維鈞離世了,
“那是深夜,維鈞邊在我的浴缸裡洗澡,邊和我討論第二天邀請哪些客人來打麻將。
 我問了他一個問題,沒有聽到回答,走進浴室發現他蜷縮在浴墊上,好像睡熟了。”


〈▲顧維鈞 92 歲生日〉

這一年顧維鈞 98 歲,她 81 歲。

〈▲ 97 歲時的墨寶,一筆一劃都是對故鄉的思念〉

二度喪偶,她一度感到憂愁和空虛,但是一想到兩人度過 25 年的幸福時光,便又覺得寬慰和滿足了。

 〈▲嚴幼韻送別離世的顧維鈞〉
 
  嚴幼韻的小女兒 52 歲就去世了,身旁的親朋好友都很關切嚴幼韻,結果嚴幼韻安慰次女楊雪蘭:
「你要記得,她之前是很快樂的。」
誰又知道她心裡承受了多大的喪女之痛,但她還是挺過去了。

〈▲和大女兒楊蕾孟、二女兒楊雪蘭合照

  98 歲那年她被確診為大腸癌,做完手術後沒幾個月,她就穿上那一身白色的旗袍蹬著細跟高跟鞋,在 98 歲生日宴上和自己的醫生翩翩起舞。

  即使過了 100 歲,她平時連拖鞋都要穿帶一點跟,不化妝便不出門見人,從髮型到香氛,從指甲到衣服,始終一絲不苟,面色紅潤,淺笑兮兮,在歲月裡溫柔如初。

不僅如此,她百歲還堅持做飯,
 
讀書看報,打麻將,甚至打毛衣,外出聚會、旅遊、逛超市,
認識新的朋友,身體十分硬朗。
 
  她就這麼美了一百多年,優雅了一輩子,彷彿從未老去,彷彿永不會老去。
每每被人問起長壽秘訣,她都會說:「我沒有秘訣,只是幸運罷了。」
非要總結的話,她不運動,不吃補藥,想吃肥肉就吃,不為往事感傷,也不去想太多。

她的女兒透露,母親的長壽之道其實就是樂觀,她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
「Something could be worse.」(有些事情原本有可能更糟呢)。
女兒說:「上帝已經把媽媽忘記了。」
 

  一個女人要有多大的氣度才能做到如此:
受人追捧而不驕傲,享受榮華而不浮躁,失去富貴而不氣餒,身陷險境而不迷失,年華老去而不感傷。

〈▲嚴幼韻(左)與孔令儀(右)一起參加其姨母宋美齡(中)的生日慶典。〉
 
歷經戰爭苦楚,生離死別,依然雲淡風輕,笑靨如霞,她的內心一定盛開了一片美麗的花海,空靈淡雅,馥郁芬芳。

  嚴幼韻在自己的口述自傳中說:
「每天都是好日子」,


即使已經到了 111 歲,她仍然相信生活的美好,未來的希望。
任世事變遷,滄海桑田,她還恍若是當年駕車入學的“84 號小姐”,意氣風發,氣度非凡。
悠悠一個世紀的風霜,結成的是歲月裡不朽的珍珠,無盡的生命力量!
 
※2017 年 5 月 24 日在紐約寓所過世
 
改寫自:手藝門(ID:soyime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濠叔 的頭像
濠叔

濠叔隨筆

濠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一生美美的
  • 一生美美的
  • 就算已經110歲了,女性一樣可以美麗動人,不是嗎?

    濠叔 於 2018/03/08 10: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