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拍出最美裸照,又花 70 年把中國拍成山水畫,這個 104 歲老頭可能是活得最賺的人!

他用了一生的時間,只做了一件事——
用照片向世人展示浸潤了東方式智慧的意境美。
 
郎 靜 山
  都說“七十古來稀”,就算在科技快速發展的年代,百歲老人仍屬罕見。
但有一位老人在自己 103 歲之際,為了拍一張照片,還挑戰徒步登黃山。

他說:「由於對攝影的興趣,我已忘了去注意自己的年齡了。」

  他叫郎靜山,一身長衫,清癯安寧,靜靜地站在那裡就有一種超然的氣度和個性。
略懂一些攝影或書畫的人,對“郎靜山”這個名字應該都不陌生,他是民國極負盛名的攝影家。
在其近百年攝影生涯中,創下了不少“第一”的頭銜:
中國第一個拍下女性裸體的攝影師;
第一位以“集錦攝影”表現中國畫意的攝影家;
第一位擁有世界各國最高名銜的華人……

郎靜山總是一襲藍色長袍,一雙黑色布鞋,背著照相機走遍千山萬水。
他用了一生的時間,只做了一件事——用照片向世人展示浸潤了東方式智慧的意境美。

信手閒翻大師的攝影作品,不由心弦顫動。
靜謐的影像,簡潔空靈的構圖,遠山層疊、薄霧籠罩猶如傳統水墨中墨色的濃淡交織。


〈▲曉汲清江〉


〈▲古刹掃塵〉


〈▲古閣重密〉

為了捕捉最精采的一面,郎靜山總是四處遊歷。

這一走,就再也停不下來。
他曾說:
「拿照相機就是我的生活。」
相機比太太還重要。」
當攝影師開始用心,作品就帶上了靈魂。
那些光影交錯下的水墨意境像一首詩,帶你進入靈魂的深處。


〈▲臨流獨坐〉


〈▲鹿苑長春〉

他用畢生的精力捕捉和創造中國山水意藴的自然美,若你看到他的攝影作品,一定會驚嘆地喊出:
「這分明是一幅中國畫呀!」

因為他的這雙眼睛,就是一隻最精良的鏡頭!


  ▲郎靜山對照相產生興趣,是從家中掛著的這張父母親的結婚照片開始的。
這張從小讓他印象深刻的玻璃濕版照片,也是他一生拍攝、收藏的許許多多的照片中,他認為最珍貴、最有保存價值的一張照片。

  如果我也能把那些美好瞬間定格下來,多好啊。
一粒種子從此在心底發芽,直到 12 歲時他遇到人生的第一個恩師,於上海南洋中學師從李靖蘭,習得攝影原理及沖洗與曬印技術,從此和攝影結下了不解之緣

  1911 年始入申報館工作,開始擔任廣告業務工作並以攝影為消遣。
不過當時肯定沒人想到,這位“小少爺”會引領中國攝影藝術的潮流。

1926 年進入《時報》,成為中國最早的攝影記者之一。

忽然來到寬廣的天地,閒不下來的郎靜山開始搗鼓攝影技術,漸漸地,他摸索出一套獨特的攝影技巧。

在原發於西方的攝影中融會中國畫理,借鑒傳統繪畫藝術“六法”,潛心研習、加以發揮。
以多底片疊合技術成為“影中有畫、畫中有影”的攝影新像。
攝製出許多具有中國水墨畫韻味的風光照片,自成一種超逸和俊秀的風格。
這些作品,在當時受到人們的廣泛好評。


〈▲雲深不知處〉


〈▲坐看雲起時〉

  一時間,郎靜山名聲大噪。
他順勢成立中國攝影學會,這是我國南方第一個攝影團體。
愛折騰的他還破天荒開闢了攝影課,免費教授熱愛攝影的群眾,開創了中國攝影教育的先河。

 一切都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就此教書育人也未嘗不可,但郎靜山分明不想浪費人生的另一種可能。

  1928 年,上海發生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事。
郎靜山拍下了中國的第一張女性裸體攝影作品,即使風氣開放的今天,裸照都能一石激起千層浪,更何況在那個迂腐思想統治的舊時代。


郎静山攝影作品  《美人胡為隔秋水》1932

爭議、謾罵……如潮水般湧過來,但郎靜山並不後悔。
在那個傳統觀念束縛的年代,是多麼大的突破啊!
女性美好的胴體展露無遺,卻絲毫無半分露骨肉慾,唯美至極。

你是什麼,看到的就是什麼。
頂住巨大壓力的郎靜山把非議隔絶在門外,心思活絡的他一直在研究攝影技術,後來一種“集錦攝影”橫空出世。


〈▲花好月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