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江城子》 蘇軾

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 自難忘。
千里孤墳, 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 塵滿面, 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 小軒窗, 正梳妝。
相顧無言, 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 明月夜, 短鬆岡。

點評:
蘇東波 19 歲娶王弗,當年她 16 歲,兩人相當恩愛,王弗 27 歲去世。
這是蘇東坡的愛妻王弗死後十年,有一天他夢見亡妻之後寫的感懷詩。

“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 自難忘。”
蘇軾四十歲時被貶官到密州,生活清苦,思念亡妻於地下,心境亦苦。
生死分隔十年,人事滄桑,就算不刻意去回想妳的容顏,但妳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依舊歷歷如昨,無法忘懷。

“千里孤墳, 無處話淒涼。”
蘇軾被貶密州,其亡妻葬於四川眉山,相隔千里。
自身的無奈,只能任愛妻孤墳遠離千里,景況淒涼,無語問天。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久別後,自己更加操老,風塵滿面,兩鬢如霜,縱使我們能再相逢,妳也一定認我不出來了。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 惟有淚千行。
夢回故里,看見的也全是妳往日生活裏那些挑動人心的片斷,倚在窗前,畫眉梳妝。
在那些瑣碎裏,凝結著心頭永遠化不去的情、忍不住的慟。
太多的思念不知從何說起,只有相視無語,淚灑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 明月夜, 短鬆岡。
年年明月夜,我都將會在我斷腸之處,在妳遍植矮松的山崗墳前。

樸素真摯的深情,沉痛的生離死別,每讀一次就更為其中的深情所感動。
陰陽相隔,重逢只能期於夢中,蘇東坡十年都捨棄不下的,已經將對愛妻的愛情更融入了相濡以沫的親情。
他受不了的不是沒有了轟轟烈烈的愛情,而是失去了伴侶後孤單相弔的寂寞。

在紅塵中愛的最高境界是什麼?
執子之手是一種境界;
相濡以沫是一種境界;
生死相許也是一種境界。
在這世上有一種最為凝重、最為渾厚的愛叫相依為命
那是天長日久的滲透,是一種融入了彼此之間生命中的溫暖。
一定不要疏忽了你相依為命的另一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濠叔 的頭像
濠叔

濠叔隨筆

濠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