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082.JPG

  在去年我報名了今年六月於巴西舉辦的里約熱內盧馬拉松,並著手規劃有關中美洲旅遊行程。
台灣巴西,經洛杉磯轉機,航程要耗時三十多個小時,旅費也很高;但經我在“38 群組”上一吆喝,居然有十多位同學及眷屬響應參加,可以成團了;旅居洛杉磯何德同學得知我們要在洛杉磯轉機,來信說原本今年五月洛杉磯同學就有聚會,若此,就等我們同學一起來時擴大舉辦「海外珍珠同學會」。

但之後,我跟阿咪進一步討論,阿咪說:
「你同學玩回來後一定會罵你的!六月是中、南美洲的冬季,不是旅遊季節,連台灣旅行社到四月以後都停止出團了,大家陪你去跑步,花費還那麼高!」
想想也是,就取消了中美洲的跑遊行程。

  但何德又來信說:巴西你們可以不去,但洛杉磯你們不能不來。
於是就將這個時段改往美西一遊。

  我和阿咪幾乎已經跑遍了美國,但唯獨黃石公園是我一直想去但未曾一遊的地方;
IMG_9468.JPG

這趟原有規劃要自己租車從舊金山進,遊優勝美地北緣、太浩湖黃石公園,再南下從洛杉磯回;
也想過從洛杉磯進,一路走拉斯維加斯北上往黃石公園,再往舊金山沿海邊公路南下回洛杉磯繞一圈。
阿咪擔心我已經不再是當年小夥子有充沛體力了,長途開車有風險;再者有同學要同行,也要多些考量。

這時,從紐約遷居洛杉磯不久的譚先國同學倡議,大家參加洛杉磯當地每日出發往黃石公園的旅遊團會比較輕鬆些,正好同學梁亞平的弟妹在洛杉磯從事旅遊行業,委託她來辦是最妥當的,於是架構底定。

  這次“洛杉磯海子珍珠聚會”主辦人王正宗同學也提議,等我們從黃石公園回來後,由他再來辦一團「海子三天兩夜 SEDONA 遊」,這樣一來,這趟美西遊的行程就排滿了。

  嘉芷跟我們都是搭 6/12 半夜的班機往洛杉磯,少傑伉儷則是搭早一班的班機前往,經大約十二個小時的飛行,於當地時間十二號當晚九點抵達洛杉磯
IMG_9080.JPG

現在洛杉磯機場在入關前有非常多台機器,每個家庭先到機器前打出護照及簽證資料(有中文銀幕可以選擇),
IMG_E9708.JPG

再過入關櫃台,這使得入關審核速度增快很多。

  阿咪這次超好運,在登機時居然被攔下抽查手機,這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等到出美國海關,又被抽查行李,我這趟還帶了幾盒寬心園的素粽,海關人員原本要我打開一顆粽子給他們看,但我給他們看盒子上註明是寬心園蔬食,我也給他們看我名片,就讓我順利入關了。

  安排好的機場接機,送我們到 Roland Height Best Western 酒店,已經是夜晚十一點多了,當初因為看往黃石的行程,第一天基本上只是拉車,所以乾脆在我們抵達的第二天一早就出發,在車上的一天也可以讓我們調整時差。

  第二天早上八點四十,有遊覽車在我們的旅館接我們出發,一路拉車往拉斯維加斯
IMG_9093.JPG
〈▲大家車上累了(或是時差),都睡了〉

一路穿越美國最大荒原,
IMG_9104.JPG
〈▲間或還有小型龍捲風〉

▼荒漠中突然出現有三盞超亮明燈,應該是新建不久,農業使用?
IMG_9100.JPG

一叢叢高大仙人掌聳立路邊,
IMG_9098.JPG

這條路我自己開車都走過非常多次了,三十年前只是條單線雙向的小路,常常是前後都完全看不到車子的空路狀況,現在雙向各兩線的高速路還會塞車。

  良介是從溫哥華搭機來拉斯維加斯加入我們,一組八人,全員到齊。

IMG_9434.JPG
〈▲由左至右:嘉芷、良介、陳嬰、少傑、阿咪、先國和蔚秋,快樂遊黃石公園

離開拉斯維加斯,繼續沿 15 號國道(退伍軍人紀念道路)北行,

IMG_9120.JPG

穿越 Moapa 山谷,

IMG_9116.JPG
兩旁岩壁高聳,

IMG_9696.JPG

而且都是沒有樹木的土石山頭,

IMG_9694.JPG

再經 Mt Bange,山景壯闊!

IMG_9115.JPG
車子穿梭在崇山峻嶺之間,

IMG_9119.JPG

這些都是大峽谷西北側的一部分。

IMG_9179.JPG

第一天晚上我們拉車到聖喬治 St.George 打尖,
IMG_9140.JPG
〈▲先往超市添購些補給品〉

IMG_9142.JPG
〈▲打尖的旅館 Red Lion Hotel

晚餐我跟阿咪在住宿旅館隔壁的 Pizza Hut 解決,
▼夜晚大家到先國房間開槓。

IMG_9147.JPG

  清晨五點出發(這裡與與洛杉磯還有一個小時的時差,相當洛杉磯時間清晨四點),還好時差調整關係,時間觀念還很混亂。
IMG_9149.JPG
〈▲▼破曉,車上看日出〉
IMG_9175.JPG

IMG_9298.JPG
〈▲當天初昇的太陽紅光四射〉

第一個參觀景點“羚羊峽谷”,這也是我此行重點期待之一。
IMG_9209.JPG
▲▼我們參觀的是“下峽谷”部分,

IMG_9210.JPG

參觀羚羊峽谷一定要在好幾天前先預約好參觀時間,臨時貿貿然開車前往肯定會吃閉門羹的。

※羚羊峽谷(Antelope Canyon)

IMG_9343.JPG

  這是世界上非常著名的狹縫型峽谷、也是知名的攝影景點之一,
IMG_9287.JPG

在峽谷裡拍出來的相片,張張都讓人驚艷!

IMG_9288.JPG

我們預先排定時間是清晨七點半,但必須提前十五分鐘以上抵達,
IMG_9215.JPG
〈▲大家在休息區等待〉

到現場除了要先買入場券,每個人還要簽立一份“免責同意書”,還一定要請當地印第安人當嚮導帶大家進入峽谷內。
IMG_9258.JPG

進入峽谷不得隨身帶掛在肩上的包包,不得帶雨傘、自拍棒等物品,

IMG_9233.JPG
▲▼這些都是因為下峽谷有好些段陡峭的鋼梯(需要雙手緊扶欄杆),減少危險的發生。
IMG_9224.JPG

羚羊峽谷有分“上峽谷”與“下峽谷”兩個獨立的部分,上、下峽谷兩者相距三、四公里,

IMG_9263.JPG

都位於亞歷桑納州的北部,且屬於印第安納瓦荷族保護區。
IMG_9286.JPG

  上羚羊峽谷稱「裂紋」,峽谷內空間較為寬敞也較平坦,是一般專業攝影師首選;
IMG_9268.JPG

下羚羊峽谷則稱作「螺旋」,峽谷內需要走過一道一道狹窄而陡峭的鋼梯,有一定風險,遊客攜帶物品限制也比較嚴格。
IMG_9233.JPG

納瓦荷族的歷史傳述,該地過去是羚羊棲息處,峽谷裡也常有羚羊漫步,因而得名。
IMG_9238.JPG

老一輩的納瓦荷族人曾將此地視為靜思與大靈溝通的棲息地。

  羚羊峽谷是由較柔軟的紅色砂石組成,期間經千百萬年時間各種因素侵蝕而造成。
IMG_9262.JPG
〈▲陽光從峽谷縫隙中灑落,映著紅色石壁,發出不同紅、黃色的光輝,很夢幻〉

突來暴雨的侵蝕是形成羚羊峽谷的首要原因,其次則是風蝕
暴雨季節在
極度乾燥堅硬的地表吸水性很差,常出現暴洪快速聚集流入峽谷中,加河道縮小通道變窄,湍急的水流和夾雜著一路快速衝下的砂石,強大侵蝕力造就了羚羊峽谷谷壁上堅硬光滑、如同流水般的邊緣。
IMG_9279.JPG
  快速的洪水聚集也會對在峽谷中遊覽的遊客造成安全上措手不及的危機。
1997 年時,有 12 名旅客自行下峽谷,當時雖然下著零星小雨,但是上游大雨旁沱導致急流,12 名遊客閃躲不及,只有一名僥倖生還,還有兩名屍體找不回來,

IMG_9281.JPG

而當地導遊熟悉地形、警像、緊急逃難口,所以跟著他們比較有安全保障!

IMG_9248.JPG
〈▲鐵爬梯從下層洞中爬出〉

風趣的導遊也會把岩石描述為各種動物、風景,甚至人物,
IMG_9297.JPG
〈▲像大吼的獅頭嗎?〉

IMG_9277.JPG
〈▲川普側頭像〉

IMG_E9290.JPG
〈▲透空部分還真像隻海馬〉

他亦可說出那幅拍賣超過百萬的照片(目前全世界拍賣出最貴的相片,就是在此拍的),是在那一個位置拍攝,對下羚羊峽谷的每一處都瞭如指掌。
IMG_9250.JPG
〈▲我們的小帥哥印地安導遊〉

下峽谷總長度約四、五百公尺,最後從地下鑽出。

布萊斯峽谷國家公園(Bryce Canyon National Park)
IMG_9315.JPG

  位於猶他州西南部,其名字雖有峽谷一詞,但其並非真正的峽谷,而是由侵蝕而成的巨大自然露天雕刻場。
IMG_9311.JPG

▼下了車來,沿著欄杆步道下望,
IMG_9310.JPG

整個大自然奇觀就在眼前腳下,

IMG_9314.JPG

其獨特的地理結構稱為岩柱(hoodoos),由風、河流裡的水與冰侵蝕和湖床的沉積岩組成。
IMG_9336.JPG

這裡跟“桂林的石林”及“張家界的石峰”都不一樣,
IMG_9338.JPG

桂林石林”都是堅硬的岩石,“張家界的石峰”都長滿了草木;
而這裡感覺是寸草不生鬆軟的紅土石。

IMG_9329.JPG

於其內的紅色、橙色與白色的岩石形成了奇特的自然景觀,因此其被譽為天然石俑的殿堂。

IMG_9318.JPG
〈▲一座座大小白色石像,有沒有像中國神佛的石刻?〉

IMG_9319.JPG
〈▲有看到觀音獨坐山頭嗎?〉

IMG_9342.JPG
〈▲這兩座大家來發揮想像,像啥?〉

這峽谷不僅只是遠觀,還可以沿步道下行谷底(可惜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
IMG_9330.JPG
〈▲可以看到山谷中觀賞的人群〉

但我自己還是快速下行走了一層。
IMG_9337.JPG

走入其中,會讓峽谷感覺不是那麼難以親近。
IMG_9331.JPG

但懷疑這種地質大自然繼續侵蝕下去還能維持多久,有一天會消失不見嗎?

IMG_9340.JPG

  布萊斯峽谷摩門教首先於 1850 年代開發,1875 年因埃本尼澤.布萊斯(Ebenezer Bryce)移居在此生活,因而命名。


〈▲布萊斯與其家庭居住在位於布萊斯峽谷的小屋裡,此相片約在 1881 年拍攝(維基百科)〉

一系列的露天劇場在公園內延綿超過三十公里。
IMG_9328.JPG

其中最大的稱為布萊斯露天劇場,長十九公里,闊五公里與深二百四十公尺。
IMG_9324.JPG

  當地印地安人有個傳說:
「在印地安人到來之前,這個地方住著名為突轟安翁瓦的生物,他們的數量很多,有各式各樣的種類-飛禽,走獸,蜥蝪等等,但是他們都長得像人。
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都很壞。
因為他們作惡多端,神把他們變成岩石:有些成排站著,有些坐著,有些靠著別人。
你可以看到他們的臉,清晰如他們變成岩石前的像貌」。
這是印地安傳說裏關於布萊斯峽谷國家公園 (Bryce Canyon National Park) 裏成千上萬岩柱(Hoodoo)由來的故事。 

IMG_9341.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濠叔 的頭像
濠叔

濠叔隨筆

濠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