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在李清照的身上,看到了一個人傾盡全力活出女人之美、人生之美的樣子。
IMG_7782.JPG

這位“詞國皇后”,可以吟唱出「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的豪言壯語,也能寫就「莫道不銷魂 ,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的婉轉細膩。
她的故事見另篇:千古才女詞人 李清照 http://howardhu.pixnet.net/blog/post/10438767-%e5%a5%b3%e8%a9%9e%e4%ba%ba-%e6%9d%8e%e6%b8%85%e7%85%a7

但是大家可能不太知道的是:
她還是個酒道中人,她的酒後之詞更是思緒深濃柔情萬種!

  古代文人中愛喝酒的不少,像是李白、蘇軾、陶淵明、李商隱、白居易等等,
(見另篇:飲酒詩詞 50 首http://howardhu.pixnet.net/blog/post/47405193-%e5%8f%b2%e4%b8%8a%e6%9c%80%e5%a5%bd%e7%9a%84%e9%a5%ae%e9%85%92%e8%af%97%e8%af%8d%e5%90%8d%e7%af%8750%e9%a6%96%e6%8e%92%e8%a1%8c%e6%a6%9c

但女性文人愛喝酒的並不多見。

下面看幾則李清照在婚前、婚後及丈夫趙明誠過世後寫的酒後詞:
IMG_7783.JPG

※出閣前,少女情懷

一、酒醉程度:半酣

《如夢令一》
「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
 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
 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日落西山,一位在荷花溪亭中喝的半醉的少女,已無法辨識回家的路,駕著一葉扁舟,搖盪在盛放的荷花溪水中;
小船的經過,驚起溪中水鳥。
慶幸的是沒掉進水裡,這酒吃得應該是半酣,沒有全醉不醒人事。

二、酒醉程度:宿醉

《如夢令二》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花開花謝終有時,相逢相聚本無意”
李清照因為惜花,不忍看到夜晚風雨殘花凋落,借酒飲醉,第二天睡醒仍不勝酒力。
依舊懸念著庭園中的花草,問問將捲簾拉起的人,還好說海棠花依舊盛開。

少女情懷,惜花生情。

三、酒醉程度:醉酒
《浣溪沙》
「莫許杯深琥珀濃,未成沉醉意先融,
 疏鐘已應晚來風。

 瑞腦香消魂夢斷,辟寒金小髻鬟鬆,
 醒時空對燭花紅。」

不要因杯深酒濃而推辭飲酒,酒還未醉就已感到心情愉悅了。
遠處寺院疏落的鐘聲正應和著晚間陣陣的微風。
香爐中瑞腦的香氣已消散,酒醒夢斷,昨夜
妝未卸,釵未脫,塗金的髮簪已髻鬟鬆散。
酒醒時分,深閨寂寞,獨自一人對著暗紅的燭火。

連妝都未卸就睡了,肯定醉酒。

※嫁人後,少婦心思

四、酒醉程度:大醉
《訴衷情》
「夜來沉醉卸妝遲,梅萼插殘枝。
 酒醒薰破春睡,夢斷不成歸。
 人悄悄,月依依,翠簾垂。
 更挪殘蕊,更拈餘香,更得些時。」

丈夫在外求學,兩人聚少離多,我能幹什麼呢?
酒醉到半夜才起來卸妝,插在枝上的梅花蕊也隨它了。
等酒醒夢醒,雖然春天已至,但丈夫依舊不在身邊。
垂簾中獨自孤零零一個人,無聊地整理殘蕊,搓揉著殘損的花瓣,聞聞手中的餘香,再發會兒呆來消磨這孤寂的時光。

同樣夜半起來卸妝,醉了!

五、酒醉程度:微醺
《醉花陰》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
 佳節又重陽,玉枕紗櫥,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香爐中燃起的香草,已滿室煙霧繚繞。
本該該是親人團聚的重陽佳節,但我卻是形單影隻,半夜透著涼意。
黃昏時節,在秋菊前自斟自飲,濃濃的花香已沾了滿身的香氣。
此情此景不要說不讓人銷魂,但無限情意濃濃的相思,盡散落在西風中。
簾內委屈的人兒,要比園裡的黃花還更清瘦。

獨自飲酒至銷魂,應以微醺。

六、酒醉程度:微醺
《念奴嬌·春情》
「蕭條庭院,又斜風細雨,重門須閉。
 寵柳嬌花寒食近,種種惱人天氣。
 險韻詩成,扶頭酒醒,別是閒滋味。
 徵鴻過盡,萬千心事難寄。
 樓上幾日春寒,簾垂四面,玉欄杆慵倚。
 被冷香消新夢覺,不許愁人不起。
 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遊春意!
 日高煙斂,更看今日晴未?」

又是斜風細雨,庭院蕭條,窗門緊閉,靠近寒食節的惱人天氣。
醒也無聊,醉也無聊,丈夫不在身邊,美景就遠在天邊,心中別有閒滋味
遠飛的大雁盡行飛過,可心中的千言萬語卻難以託寄遠方的良人。
連日來的春寒,樓上簾幕四垂,總是讓人慵懶,已不知窗外的景況了。
自己一人獨居,鴛鴦被總是睡不暖,室香也都消散了,睡夢也醒了,也不得不起床了。
拉開多日垂下的窗簾,看看室外景象,才發現綠樹發芽,春天已經來了,應是春遊的好時節。
外面太陽高掛,雲開霧散,看來今天應該是晴朗出遊的好天氣。

將頭扶正酒意就消了,微醺的程度。

七、酒醉程度:淺嚐
《蝶戀花》
「暖日晴風初破凍,柳眼梅腮,已覺春心動。
 酒意詩情誰與共,淚融殘粉花鈿重。
 乍試夾衫金縷縫,山枕斜欹,枕損釵頭鳳。
 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翦燈花弄。」

溫暖的太陽,晴朗的微風,吹開了冰封的大地,也帶來了春天的好心情。
但這些好的詩情酒意,又有誰來與我分享呢?想到這裡,眼淚又花了妝粉。
試用金線縫製給遠方良人的夾衫,斜靠枕上,弄亂了整好的頭髮。
長夜漫漫,帶著濃濃的愁緒入睡,肯定不會有美夢,夜深了人未眠,還在挑著紅燭燈花。

才有詩情酒意,應是淺嚐即止。

八、酒醉程度:酒醉
《漁家傲》
「雪裡已知春信至,寒梅點綴瓊枝膩,香臉半開嬌旖旎;
 當庭際,玉人浴出新妝洗。
 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瓏地。
 共賞金尊沉綠蟻,莫辭醉,此花不與群花比。」

雖然在雪地裡,但寒梅半開,已帶來了春的訊息,只見那一樹寒梅,豐潤姣潔的點綴在那覆雪懸冰的梅枝上,看那芳氣襲人嬌美可憐在庭院裏的模樣,就像是剛剛出浴,換了新妝的美人。
可能連大自然都偏愛此景,故意讓這皎潔清澈、玲瓏剔透的月光灑滿大地。
值此花好月圓雪白的良宵,品酒賞梅,一醉方休。
要知道,羣花競豔,誰也遜色於梅花呀。

莫辭醉,當然是不醉不休啦。

九、酒醉程度:酒醉
《蝶戀花·上巳召親族》
「永夜懨懨歡意少,空夢長安,認取長安道。
 為報今年春色好,花光月影宜相照。
 隨意杯盤雖草草,酒美梅酸,恰稱人懷抱。
 醉裡插花花莫笑,可憐人似春將老。」

夜長如年,心事如煙,已沒有了過去的歡樂,隨著宋朝皇室的南遷那熟悉長安的街道只能在夢裡相見了。
花兒燦爛,月影如水,交相輝映似的在酬謝春光之美。
簡易的酒菜卻是可口的美味,美妙的春光伴我酒酣人醉。
摘下花兒插在頭上,想讓春色與我相隨,但美麗的花兒不要笑我,再美的春天也會像我一樣衰老,再美的花兒也同樣會枯萎。\

醉裡插花,當然酒醉啦。

十、酒醉程度:大醉
《鳳凰臺上憶吹簫》
「香冷金猊,被翻紅浪,起來慵自梳頭。
 任寶奩塵滿,日上簾鉤。
 生怕離懷別苦,多少事、欲說還休。
 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這回去也,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
 念武陵人遠,煙鎖秦樓。
 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
 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

鑄有狻猊提鈕的銅爐裏,薰香已經冷透,紅色的錦被亂堆牀頭,如同波浪一般,我也無心去收。
早晨起來,懶洋洋不想梳頭。
任憑華貴的梳妝匣上面落滿灰塵,任憑朝陽的日光照上簾鉤。
我生怕想起離別的痛苦,有多少話要向他傾訴,可是話到嘴邊又不忍開口。
新近漸漸消瘦,不是因爲喝多了酒,也不是因爲秋天的影響。
算了罷,算了罷,這次他必須要走,即使唱上一萬遍《陽關》離別曲,也無法將他挽留。
想到心上人就要遠去,剩下我獨守空樓。
只有那樓前的流水,應顧念着我,映照着我整天注目凝眸。
就在凝眸遠眺的時候,從今而後,又平添一段日日盼歸的新愁。

日上三竿才醒,還說非干病酒,這肯定是睡到午後的酩酊大醉。

※夫亡後,內心悲苦:

十一、酒醉程度:大醉
《鷓鴣天》
「寒日蕭蕭上鎖窗,梧桐應恨夜來霜。
 酒闌更喜團茶苦,夢斷偏宜瑞腦香。
 秋已盡,日猶長,仲宣懷遠更淒涼。
 不如隨分尊前醉,莫負東籬菊蕊黃。」

深秋淒冷的陽光照在鏤刻有花紋的花窗上,梧桐樹也應該怨恨夜晚來襲的寒霜。
酒後更喜歡品嚐團茶的濃苦,夢中醒來特別適宜嗅聞龍涎香那沁人心脾的餘香。
秋天快要過去了,依然覺得白晝非常漫長。此情此景比起王粲《登樓賦》所抒發的更加淒涼。
不如學學陶淵明,大醉一場以擺脫憂愁,不要辜負東籬盛開的菊花。

懷鄉思故人,其夫趙明誠已去世,“茶苦”和“夢斷”二語應是暗寓亡夫之痛。

自己都說醉了,肯定是大醉了。

十二、酒醉程度:淺嚐
《憶秦娥 詠桐》
「臨高閣,亂山平野煙光薄。
 煙光薄,棲鴉歸,暮天聞角。
 斷香殘酒情懷惡,西風催襯梧桐落。
 梧桐落,又還秋色,又還寂寞。」

南渡之後,李清照遞遭家破人亡、淪落異鄉、文物遺散、惡意中傷等沉重打擊;
又目睹了山河破碎、人民離亂等慘痛事實。
這首《憶秦娥》就是詞人憑弔半壁河山,對死去的親人和昔日幸福溫馨生活所發出的祭奠之辭。
獨佇高閣,憑欄遠眺,撲入眼簾的是起伏相疊的羣山,平坦廣闊的原野,籠罩着一層薄薄的煙霧,還有那伴著落日聒噪著歸巢的昏鴉以及那在暮色中久久迴盪的悲壯的兵荒馬亂號角聲。
清照當時正逢靖康亡國之恥、喪失之痛、貧病交加、流離失所的淒涼,揉合着國仇家恨渾灝蒼茫的憂傷之情。
這些景象拼合出一幅令人傷心慘目的秋晚眺望圖;有圖若此,難堪已極... 
閣中香爐中燒完了薰香及桌上喝剩的的殘酒,這些更勾起閒愁萬種,心情惡劣至極,情緒難以爲懷;秋風勁吹,讓即將凋落的梧桐葉更快飄落了。
有過多少次梧桐葉飄落的秋景,無盡深閨寂寞的無奈。
在走完人生一大段痛苦和歡樂相伴、災難與幸福相繼的旅程後,自己豈不也到了飄墜、凋零的歲月?

杯裡還有酒就不再喝了,當是淺嚐即止。

十三、酒醉程度:醉酒
《行香子》
「天與秋光,轉轉情傷,探金英知近重陽。
 薄衣初試,綠蟻新嘗,漸一番風,一番雨,一番涼。
 黃昏院落,悽悽惶惶,酒醒時往事愁腸。
 那堪永夜,明月空床。
 聞砧聲搗,蛩聲細,漏聲長。」

又是秋天無雲的天空,看到菊花又想到重陽節快要到了。
外披上薄衣,飲著新釀還沒過濾的酒,每一陣秋風,一場秋雨,都帶來習習秋涼。
黃昏時刻的院落,給人悲涼的感覺,酒醒過後往事浮現出來,更讓人愁腸百結。
如何忍受這漫漫長夜,月光總是照在這無人陪伴的空床之上。
聽著遠處的搗衣聲,蟋蟀發出長而尖的鳴聲,還有漫長的更漏聲,聲聲入耳
更添淒涼。

酒醒時往事愁腸,應是醉酒。

十四、酒醉程度:宿醉
《菩薩蠻》
「風柔日薄春猶早,夾衫乍著心情好。
 睡起覺微寒,梅花鬢上殘。
 故鄉何處是,忘了除非醉。
 沉水臥時燒,香消酒未消。」

春風柔和,陽光淡薄,已經是早春的季節了。
脫掉棉襖,換上夾層青衫,心情也好了起來。
一覺醒來微微有些寒意,昨夜醉酒妝為卸,晨起鬢上的梅花妝也睡亂了。
我日夜思念的故鄉在哪裏呢?只有在醉夢中才能忘卻思鄉的愁苦。
香爐是我睡的時候點着的,現在煙香已消散了,而我的酒氣卻還未全消呢。

第二天起來還香消酒未消,肯定是宿醉了。

十五、酒醉程度:微醺
《好事近》
「風定落花深,簾外擁紅堆雪。
 長記海棠開後,正傷春時節。
 酒闌歌罷玉尊空,青缸暗明滅。
 魂夢不堪幽怨,更一聲啼鴂。」

風雖已靜止,但簾幕外的落花已層層堆積,紅豔的落花雜著白雪,簇擁聚集成堆。
我一直記得,當海棠花開後,便到春天離去而傷懷的時節了。
酒筵已盡,歌舞告終,玉杯裡酒水空空,青色燈光變得暗淡、明滅不定。
我的夢魂已無法承受這般深幽的愁緒,偏再聽見一聲鶗鴃鳥的哀鳴。

夫君逝後第二年,燈紅酒綠、歌舞昇平時光已成過去,更讓人傷感。

酒闌歌罷玉尊空,酒杯喝空了,但還有如此感觸,應已微醺。

十六、酒醉程度:淺嚐
《聲聲慢》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慼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苦苦尋尋覓覓,景況卻冷冷清清,怎不讓人悽慘悲慼。
乍暖還寒的時節,最難保養休息。
喝三杯兩杯淡酒,怎麼能抵得住早晨的寒風急襲?
大雁天空飛過,更讓人傷心,因爲這些雁子在家鄉時就是舊識了。
園中菊花堆積滿地,都已經憔悴不堪,如今還有誰來採摘?
冷清清地守着窗子,獨自一個人怎麼熬到天黑?
梧桐葉上細雨淋漓,到黃昏時分,還是點點滴滴。
這般情景,怎麼能用一個“愁”字了結!

三杯兩盞淡酒,應該只是淺嘗。

  忠於自己的內心,愛自己所想愛,行自己所想行,言自己所欲言。
就算孤獨,隻身一人,她還是那個與眾不同的李清照,才華橫溢,自成一家。
也正是這萬種風情,讓她無論經歷多少歲月,仍是你我心中永遠的“易安居士”“詞國皇后”。

你喜歡的李清照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濠叔 的頭像
濠叔

濠叔隨筆

濠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