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書生進京趕考,借住員外家。
一日數夢,百思不解,悶悶不樂。
員外夫人問道:「相公因何不樂?」
書生答:「昨夜數夢,不得解。」
夫人說:「說來聽聽,我得解夢。」
書生說:「夢在高牆上種草。」
夫人答:「不妙!風吹草落地,考試必落第!」
書生又問:「再夢身在大雨中,既穿蓑衣又打傘。」
夫人答:「不好!多此一舉!考舉人定不會中。」
書生再問:「還得一夢,夢到和小姐裸體共臥一床,但靠背而眠。」
夫人答:「差矣!此不得其門而入也。」

  書生見夢皆不順遂,收拾衣物準備還鄉。
適小姐返,見驚問:「相公尚未及試,何故收拾行囊?」
書生答:「小姐有所不知,昨夜數夢,經夫人解,皆不吉。想再試也無望了。」
小姐說:「我也得解夢,相公不妨也說來聽聽,我再解解看。」

  書生想,多聽無妨。
便答:「一夢在高牆種草。」
小姐高聲答:「好夢啊!恭喜相公高種,試必高中啊!」
書生又說:「還夢見身在大雨中,既穿蓑衣又打傘。」
小姐又高喊:「大吉也!相公可是冠上加冠、官上加官啊!」
書生再說:「尚有一夢和小姐相關,不大好說。」
小姐答:「既是夢,但說無妨。」
於是書生說:「夢見和小姐妳共臥一床,但皆未著衣物,且靠背而眠。」
小姐一聽即答:「相公啊該是你翻身的時候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wardhu 的頭像
howardhu

濠叔隨筆

howard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