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蒙正(944或946--1011),字聖功,河南洛陽人。
生於後晉開運三年,卒於宋真宗大中祥符四年。
宋太宗977年丁丑科狀元,988年官拜宰相。
1001年,第三次登上相位。
不久,因病辭官,回歸故里。
呂蒙正病逝於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享年六十七歲,諡文穆,贈中書令。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蜈蚣百足,行不及蛇;
雄雞兩翼,飛不過鴉。
馬有千里之程,無騎不能自往;
人有沖天之志,非運不能自通。

〈天有無法預測的天候,人的禍福也是無常的。
蜈蚣雖然有一百隻腳,但行走的速度卻比不上蛇;
家雞的翅膀雖然大,但是飛翔卻比不上鳥。
馬雖然可以一天跑一千里的距離,但是沒有人駕馭也不能自己前往;
就算人有再大的志氣,但如果沒有運,也無法通達。〉

蓋聞:人生在世,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
文章蓋世,孔子厄於陳邦;
武略超群,太公釣於渭水。
顏淵命短,殊非兇惡之徒;
盜跖年長,豈是善良之輩。
堯帝明聖,卻生不肖之兒;
瞽叟愚頑,反生大孝之子。

〈常聽人說:富貴不能淫其身、貧賤不能移其志。
但縱使是文章蓋世的孔子,還曾受困於陳這個國家;
縱使是武功策略超群的姜太公,也仍在渭水釣魚等待賞識者。
顏回並非兇惡之徒,但一樣短壽;
盜趾不是善良之輩,但依舊命長;
堯舜這麼聖明的人,卻生出不賢的子孫;
鼙叟這樣愚蠢無知的人,反而生出出類拔萃又孝順的兒子。〉

張良原是布衣,蕭何稱謂縣吏。
晏子身無五尺,封作齊國宰相;
孔明臥居草廬,能作蜀漢軍師。
楚霸雖雄,敗於烏江自刎;
漢王雖弱,竟有萬里江山。
李廣有射虎之威,到老無封;
馮唐有乘龍之才,一生不遇。
韓信未遇之時,無一日三餐,
及至運行,腰懸三尺玉印,
一旦時衰,死於陰人之手。
張良原本是平民百姓,蕭何的官位只是縣吏。
宴嬰身高不足五尺,卻做到齊國的宰相;
孔明身居草廬,卻能做到蜀漢的軍師。
楚王項羽雖然雄壯,卻無法避免在烏江割喉自殺;
漢王劉邦雖然柔弱,卻擁有萬里江山。
李廣有射殺猛虎的威名,但卻一輩子沒有得到官位。
馮唐有高人一等的才能,但一生未遇到賞識的人。
韓信在還沒有被發覺時,一日三餐不繼,等到他有了官位可以軍令天下;但一旦時運不濟,反遭奸人所害。〉

有先貧而後富,有老壯而少衰。
滿腹文章,白髮竟然不中;
才疏學淺,少年及第登科。

〈有人是先貧窮而後富有,有人在年輕時體衰,到老時反而健壯。
有時雖有滿肚子的才能、學識,到老時仍考不上科舉考試之榜;
但才能駑下、學識淺薄,有時在很年輕時就登上科舉考試之榜。〉

深院宮娥,運退反為妓妾;
風流妓女,時來配作夫人。
青春美女,卻招愚蠢之夫;
俊秀郎君,反配粗醜之婦。

〈原身處宮廷的宮女,等運走完時反而成為了妓女或小妾;
那些原本出身風流妓女的,運來時都成了達官顯貴的夫人。
青春漂亮的女孩,卻往往嫁給了愚蠢的丈夫;
英俊瀟灑的男孩,反而娶到粗俗醜陋的妻子。〉

蛟龍未遇,潛水於魚鱉之間;
君子失時,拱手於小人之下。
衣服雖破,常存儀禮之容;
面帶憂愁,每抱懷安之量。
時遭不遇,只宜安貧守份;
心若不欺,必然揚眉吐氣。
初貧君子,天然骨骼生成;
乍富小人,不脫貧寒肌體。
蛟龍還沒遇到賞識他的人時,是隱藏自己在魚蝦之間;
君子錯失時運,就只得拱手讓位處於小人之下。
身穿的衣服雖然破舊,但要有禮儀的容貌;
臉上帶著憂愁,但心中要有寬宏的胸懷。
在時運不濟時,只得安貧守分。
心中坦誠,有朝一日必能揚眉吐氣。
君子縱然貧窮,但天生道骨;
突然暴富的小人,也脫不了當初貧寒的樣子。〉

天不得時,日月無光;
地不得時,草木不生;
水不得時,風浪不平;
人不得時,利運不通。

注福注祿,命裡已安排定,富貴誰不欲?
人若不依根基八字,豈能為卿為相?

〈天運氣不好時,太陽和月亮都沒有光芒;
地運氣不好時,連草木都不會生長。
水運氣不好時,風和浪也不會平靜;
人運氣不好時,好的運氣也不會流暢。
富貴誰不想要?但福、祿在人的命裡都已排定了的。
人若不依根基八字,又怎能為卿為相呢?〉

吾昔寓居洛陽,朝求僧餐,暮宿破窖,
思衣不可遮其體,思食不可濟其飢;
上人憎,下人厭。
人道我賤,非我不棄也。

〈以前我在洛陽時,白天靠廟裡施捨佈施,晚上住在寒冷的洞穴。
當時衣不蔽體,食無充飢。
有人憎恨我,有人厭惡我,都說我是卑下的人。
我說:不是我卑下,是時機、運氣和命運的關係啊。〉

今居朝堂,官至極品,位置三公,
身雖鞠躬於一人之下,而列職於千萬人之上,有撻百僚之杖,有斬鄙吝之劍;
思衣而有羅錦千箱,思食而有珍饈百味;
出則壯士執鞭,入則佳人捧觴;
上人寵,下人擁。
人道我貴,非我之能也,此乃時也、運也、命也。

嗟呼!人生在世,富貴不可盡用,貧賤不可自欺;
聽由天地循環,周而復始焉。
現在我身居國家廟堂,官到最高品,位列三公之高。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有可以鞭打百官的權杖;有可以斬嗇吝的寶劍。
穿有千箱綾羅錦緞;吃有百種山珍海味。
出去的時候有勇士執鞭策馬;回來時有美女捧著美酒伺候。
上有人寵,下有人捧。
人人景仰羨慕,說我是高貴的。
但這不是我高貴,只是時機、運氣和命運的關係啊!

唉!人生在世,富貴不可以用盡,貧賤不要自卑。
順由天地循環的道理,結束然後再重新開始的啊!〉

 

howard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