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錄自「不說,就真來不及了︰紐約客的臨終遺言」一書中的故事。

"文學教授的最後坦言"哈裡斯·萊文,88 歲,紐約大學文學教授

  此刻,我一個人躺在曼哈頓上西城的家中寫下以下的字,不為任何人,只為我自己內心的最後解脫。
我的妻子於 8 年前去世後,只有我一個人在此生活;我們唯一的女兒和她的丈夫及他們的 3 個孩子都在挪威生活和工作。
我留下遺言,並非因為自己馬上就要離世,只因年事已高且有多種慢性病纏身,自知來日必已無多,趁尚能握筆寫字,說出下面這些無法對任何人講的骯髒秘密,只求走得心安。

  沒有任何人知道的我一生中幾個重要的骯髒事實:
1、我 19 歲時曾經狂熱地崇拜過希特勒,甚至想過離家去德國參加黨衛軍。
事實是,我內心非常鄙視猶太人,但是我從來沒有對任何人表露過,包括我的妻子。
2、我在與我妻子結婚後的 50 多年裡,有 30 多年一直與一個我很早就交往過的女人保持超過朋友的親密關係,但是由於我的妻子很信任我,她始終不知此事,或即使知情此事也從未向我提及過。
如是後者,我就更加自責和愧疚了。
3、我在 30 多年的教書生涯裡,曾經私自給幾個我喜歡的女生加過分,雖然我們之間並沒有任何超過師生關係的行為;也曾經給在課堂上當眾不客氣地頂撞過我的男生減過分。
4、我曾經在附近的一個便利店裡冤枉過一個黑人青年,說他偷了東西,只因為我看不慣他編得像棕繩一樣的頭髮、走路的姿勢,和他那付在白人面前滿口粗話卻毫不在乎的樣子。
我是個種族主義者嗎?應該是吧。

  主啊,我終於向你坦白了我內心多年的秘密,請接受我的懺悔吧,讓我到了那一天能夠安心地離去。
雖生為男人,我的內心卻是軟弱的,我的妻子比我堅強很多。
我是一個充滿了矛盾的人,雖然身為名校教授,卻感覺此刻與街上任何一個乞討零錢的窮人一樣,內心卑微地祈求得到你的寬恕和原諒。
人性之軟弱,之不可預知,之虛偽,之無奈,在我身上都得到了最好的印證。

原諒我吧,萬能的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濠叔 的頭像
濠叔

濠叔隨筆

濠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